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在金融危机后还能接到来自美国的大型零售企业西尔斯(Sears)和折扣零售商多乐趣(DollarTree)的代工订单都应该是利好局面,然而就是这两笔订单,却让一家身处汕头的玩具企业吃尽了苦头。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在金融危机后还能接到来自美国的大型零售企业西尔斯(Sears)和折扣零售商多乐趣(DollarTree)的代工订单都应该是利好局面,然而就是这两笔订单,却让一家身处汕头的玩具企业吃尽了苦头。
一个月前,本报记者接到来自汕头汕龙电子公司的投诉,称该公司去年1月和10月两次经由香港玩具世纪公司(又称香港超伟国际有限公司)外派两笔美国大型零售企业的玩具代工订单,但货物发出多个月后,香港玩具世纪公司以不同理由拖欠其货款,导致该公司去年亏损100多万。据该公司负责人陈卓丹透露,拖欠或随意克扣代工企业货款并非单个企业个别情况,这一现象在玩具产业集中地汕头相当普遍,并已严重影响到企业的生存问题。
记者经过一个月调查获悉,去年广东玩具企业在经济危机中遭到重创,而此前埋藏在玩具企业出口环节中的种种漏洞由于市场萎缩带来的负面效应开始成倍放大。今年初,广东玩具企业出口明显反弹,但其面临的四大主要压力依然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
两笔离奇扣款
根据汕龙电子提供给记者的两份合同,今年1月,香港玩具世纪公司向汕龙电子下单,要求后者为美国著名折扣商多乐趣生产12万把水枪,每把为6.2港元,总价71.5港元。“我们很快按要求交货,但之后并没有按时拿到货款。”陈卓丹向记者表示,当时香港玩具世纪回复原因,是因为该工厂产品有需要改善和不合格的地方,为此扣下几十万货款,并附上了美国客户提供的在美检验的测试报告。
不过按照陈卓丹的说法,汕龙这批多乐趣的水枪在运走之前,已经按照订单要求,在权威检测机构天祥检测服务香港公司(Intertek)通过美国标准,而香港玩具世纪提供的客户检测报告来自美国天祥公司,也就是这家香港天祥的母公司,“美国检测报告的方式、签名与香港检测公司都是一样的,怎么会不合格?我们一直表示怀疑。”
去年10月,香港玩具世纪又向汕头电子下了一份单,要求其为美国知名零售商西尔斯在加拿大的凯马特商店生产3600辆玩具车,每辆车为49港元,总价约为17万港元。但货运到加拿大后,同样没有收到货款。“之后香港玩具世纪在邮件中回复,认为我们的价格标签不符合要求,被凯马特下架,货款被扣。”但陈卓丹表示,经过事后了解,价格标签不合格并非汕龙的错,而是香港玩具世纪方面的问题。
接到上述投诉后,本报记者曾尝试联系美国西尔斯和多乐趣公司公关部,并就上述事件发去采访提纲,但至截稿时,记者并未获得答复。但记者向天祥检测服务香港公司咨询,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在经过香港天祥检测后的产品应该符合美国标准,而且是被美国买手承认的。日前,记者继续致电香港玩具世纪公司托马斯·林,对于上述质疑,该老板言辞闪躲,表示并不是很清楚,需要查一下资料。
“潜规则”加重亏损
陈卓丹表示,类似拖欠货款情况此前多有发生。据悉,广东玩具出口企业一般回款期为80天,最长的有120天。代工企业延迟交货一次罚款在500美金左右,但回款期限推迟却没有严格约束。而且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外商一般不愿意采用人民币或其他货币结算,广东玩具企业的订单合同基本以美元结算,且不予加入浮动汇率的条款。此前人民币升值港币贬值,汕龙电子一年的产值为2000万元,但因汇率变动的损失就达140多万元。而遭受香港玩具世纪拖欠货款的企业,汕头当地还有2-3家,损失也有几百万,严重面临生存问题。
此外,出口环节的“潜规则”也正在日益加重广东玩具企业的负担。据悉,按国际惯例,广东玩具企业要做国外订单,必须通过国外企业委派的第三方机构或公司代表进行审核验厂。“为了验厂顺利过关,一般工厂都要给验厂人员一定的费用;此外每次走货,公司派人抽查,也要给钱,每次查获,每批货价格在400-500元左右。旺季时候,一个验厂的员工一个月就有好几万。”陈卓丹透露。据悉,阳光塑胶是全球知名玩具企业美泰公司的指定OEM认可工厂,去年正是由于曝光了上述潜规则,因在4次审核验厂中均未通过,而被美泰踢出其OEM指定厂商门外。
“玩具出口蓬勃发展的时候,这样的损失我们还能承受,但去年以来形势急剧恶化。”陈卓丹表示。据海关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玩具出口198.3亿美元,同比下跌22.46%。其中,广东出口127.5亿美元,同比下跌25.29%,约为全国出口总额的64.2%。“今年东盟等重要市场也开始加大玩具安全保护,贸易壁垒增加出口难度。”广州玩具和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王铁表示,基于中国经济复苏迹象较为明显,外界对人民币升值预期较大,近期包括化纤、棉花、塑料、五金等玩具主要原材料在内的大宗商品市场开始新一轮上涨行情。欧美失业率继续抑制消费需求,对玩具等非生活必需品需求疲软的态势也将继续,汕头玩具出口欧美市场继续增长面临阻力,四大压力令广东玩具出口前景不太乐观。
据悉,前不久,汕龙电子通过非正规渠道将上述两笔拖欠款追回,“我们以后不会再和香港玩具世纪合作。”对此,香港公司负责人托马斯·林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双方问题已解决,两笔数已结清。至于与其他厂家的疑问,还要查一下资料。

日前,美国最大玩具零售商之一──KBToys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打算在假期进行清货大减价,随后将关闭460家连锁店。KBToys倒下后,玩具制造商们成为最大债权人,据外电报道,KBToys的供应商被拖欠达2700多万美元,利丰集团是最大债权人,其次是玩具巨头美泰。利丰集团在公告中称,KBToys涉及该公司的债务为500万美元。业内人士指出,美国玩具零售商销售的玩具大多在中国生产,随着KBToys的倒下,势必又有玩具代工企业面临收不到货款的风险。“本就订单减少的中国玩具制造商,在玩具零售商倒闭后,外销压力将更大。”
消费者支出下滑影响业绩KBToys向法院提交的报告显示,由于消费者支出下滑严重影响零售业销售,加上欠第一顺位债权银行团约6500万美元贷款及约3000万美元信用状,使得进行“快速且有秩序的”破产清算成为公司唯一的选择。据悉,已经营86年的KBToys,曾经在4年前申请过破产保护。当时获一家投资公司注资2000万美元,买下KBToys九成股份。今年2~10月,KBToys销售略有增长,不过此后购物旺季,销售却锐减近20%,拖垮目前财务。利丰集团为KBToys的专业采购商,其玩具采购大多在中国内地完成,虽然现在尚没有具体的数据显示KBToys的破产会对中国多少家玩具生产厂家造成影响,但终端零售市场的低迷对中国玩具企业的生存已经构成“伤害”。
危机向加工业蔓延“KBToys的倒闭,不仅仅是采购商收不到佣金,出口商的利益也大受影响。”分析人士指出,玩具行业的危机从上游到下游的辐射效应已经显现。我国海关总署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玩具出口厂商业绩同比锐减53%,截至今年7月,玩具出口商剩余3500多家,比去年同期减少一半。随着代工巨头合俊的倒闭,玩具代工厂家的恐慌情绪日渐浓厚,以玩具出口总额占全国约70%的广东省为例,今年1~9月,广东有玩具出口实绩的企业2191家,同比减少1391家,只有去年的六成。
明年出口或更严峻2009年1月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玩具将接受美国新通过法案的严酷检查。义乌一玩具企业生产商昨日表示,在新的标准下,玩具出口需要进行两轮检查,引入第三方检测。“第三方检测的引入将增加中国生产商的成本支出和资源成本,而且这些检测费用都需要中国生产商承担。”上述人士指出,美国消费市场的低迷,零售商已经承担不起生产商的提价要求,“欧美市场已经不是义乌生产商趋之若鹜的市场了。”

在高不可攀的进入标准面前,大部分外国采购商和中国供应商都“默契地”选择了“绕开标准”的低价产品。这一“低价生态链”会在此次中国制造危机中被打破吗?

9月21日,美泰公司的全球业务行政副总裁迪汤姆正式就玩具召回事件,向中国人民和所有的客户道歉。但这已不能改变中国玩具短期出口下降的冰冷现实。

“这两个月来,很多广东玩具出口生产企业的出货量都下降了三成左右。”子轩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勤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泰事件对海外采购商的心理影响非常大,尤其是一些欧美大中型的连锁采购商们,他们对中国产品的信任度已经发生了改变。”

八九月间正是采购商每年下订单的集中时段。虽然这时的广东仍是炎炎盛夏,但广东的玩具业出口却在经历一个提前到来的“冬天”,而且真实的气温远比官方预测的要寒冷得多。

8月中旬,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商美泰公司,一个月内先后三次召回2020万件中国产玩具商品,包括瘙痒娃娃(Elmo)、玩具汽车Sarge、芭比娃娃、蝙蝠侠、汪汪日托、小小波莉等系列产品。在此之前和之后,还有一系列中国制造的玩具召回事件在美国发生。

随即,一位因产品召回而被封锁了出口之路的玩具商——香港利达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树鸿选择了自杀。2000万件原产中国的玩具被召回,300家中国玩具企业被暂停出口、注销生产许可证,四名因提供含铅量过高油漆的中国供应商负责人被拘留……

召回事件的后遗症逐渐显现出来,中国广东成为最大的受灾区。作为中国庞大的玩具业的两大基地之一,广东占据了中国玩具出口份额的70%左右。

仅在美国一地,就有超过80%的玩具上可以看到“MADE IN CHINA”的标识。

“美泰事件把大家吓了一跳。”在玩具业摸爬滚打了近十年的李勤生说,“现在大家都希望随着美泰的道歉,订单能够有所恢复,毕竟圣诞假期的礼品采购在10月15日之前下单,还都来得及”。

熟悉玩具业的人士指出,召回事件真正的影响有多大,要到明年的三四月才能全面显现。而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并不仅仅反映了出口产品质量管理链条上的漏洞和疏忽。

在《财经》记者的调查中,来自玩具厂商们的声音几乎同时指向一个事实:所谓出口质量管理环节的“疏忽”,在相当大程度上来自于外国采购商与中国供货商为了规避高不可攀的标准,而达成一种不成文的“默契”。

由此“默契”形成的“低价生态链”能否在此次冲击下升级换代?业内人士对此普遍并不乐观。

2 3 4

改变的空间有多大

在美泰事件后,中国政府很快禁止含铅油漆在产品加工过程中使用,并且还有更多的规范即将出台。通过国际合作解决标准与技术差异,并最终重塑中国产品产业体系,这是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

从技术标准上做出规定很容易,也能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这些规范能否真正执行下去,则有赖于在现在的市场格局之下,采购商和生产商为了追求利润而达成的许多“默契”,能否就此打破?

一些业内资深人士对此并不乐观。李勤生指出,在2006年欧盟RoSH认证颁布之初,曾有不少的中国制造企业在出口进入了缄默期,但不久后,新兴的行业“潜规则”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出口增长很快得以恢复。

乐观一些的意见认为,中国新出台的法规将悄然改变中国玩具行业的形态。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修改并于8月20日试行了《出口玩具质量许可(注册登记)实施细则》。

新规定要求实施出口质量许可的产品系列从原来的4类增加到11类,分别为布绒玩具、竹木玩具、塑胶玩具、乘骑玩具、童车、电玩具、纸制玩具、类似文具类玩具、软体造型玩具、弹射玩具和金属玩具。

随后,国家质检总局8月31日发布第101号局令,正式实施《儿童玩具召回管理规定》。

“美泰事件之后,如果能够淘汰掉一些竞争力不够的小企业,这样的优胜劣汰有利于玩具产业走向成熟。”汕头澄海的陈鸿认为。

另一家玩具厂商负责人杨钟凯也表示,目前在广东正式登记的玩具出口企业虽然才不过3000家,但他知道的就有不止1.5万家,很多作坊小厂通过香港等地的贸易公司做来料加工的低端制造,品质、信誉都难以保障。

美泰事件之后,这批家族式的作坊企业必然受到冲击。

环球资源9月向超过200家中国供应商进行了一项调查。这份报告对中国11个省份的供应商进行了访问,53%的被访者来自广东。

从调查结果看,62%的受访者正在产品的品质控制方面投放更多资金。同时,63%的中国内地供应商指出,如果可以在产品正式生产前,即在设计及制作样本程序时与买家共同合作,便可以用最佳的方法处理有关质量的问题。

在一个中国玩具占据了70%份额的全球市场,很难想像拒绝了中国玩具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更多更新的标准长期执行下去的基础,是制造企业与采购商能够在这次冲击之后,形成新的价格体系,冲破过去的致力于维持低价的“潜规则”。

1 2 3

“默契”下的玄机

美泰玩具油漆铅含量的超标,直接原因是中国生产厂商使用了不符合生产标准的油漆。但是很多业内人士对于已经自杀身亡的责任方张树鸿相当同情。

无论是工厂的员工还是同行,大多认为此事系出“意外”——一个已经为美泰供货十数年的厂商,不会故意在油漆问题上降低质量牟取暴利。如此明显的油漆问题未能发现,暴露了采购检测环节的缺陷,而这种缺陷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这条低价生态链上的“潜规则”。

深圳宝安区龙华莱卡电子厂负责人杨钟凯认为,在“油漆铅含量超标”问题上,美泰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此次问题玩具属于同一批次的单一品种货物,而油漆的问题检验难度不大,很容易被发现。作为一家声称对消费者负责的跨国企业,美泰在整个过程中只要求加工厂在生产工程中随时自检,自己不履行检测之责,其监管规范和执法缺失相当严重。

美国环球资源公司董事长韩礼士也认为,这次玩具召回事件很大程度上必须由美泰公司自己负责。环球资源公司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主要业务范围是在供应商与客户之间建立联系,美泰正是其服务的客户之一。

韩礼士认为,作为进口商,无论是零售商、批发商还是制造商,都需要跟进其设计生产产品的供货质量。在这一点上,美泰公司可能是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未进行足够的检查,结果导致了供应商和进口商都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最终也影响到企业的品牌价值。

美泰事件并非孤例。在实际操作中,海外采购商在中国的采购中,远没有其宣称的那么“尽责”。更令人吃惊的做法是,采购商和供应商为了绕开质量监控标准,而心照不宣地采取了一些“默契”的做法。这在应对欧盟强制认证的问题上表现得最为突出。

据了解,欧盟的强制认证标准相当高,最主要的有两种——CE和RoSH认证。只有符合这些认证的产品,才能获准进入欧盟国家。

一家深圳的制造遥控类电子玩具出口企业负责人向《财经》记者透露,为了尽可能地降低成本,采购商在与中国制造企业进行采购谈判中,往往暗藏玄机。

据介绍,在与欧洲买家协商时,中方企业往往会向买家提供三个价位的价格,第一类是“仅提供RoSH认证证书”的产品价格,第二类是“按照RoSH认证流程加工制作”的产品价格,第三类则是“真正能够通过RoSH认证检测”的产品价格。三类产品价格差各在30%左右。

由此估算,真正能够通过RoSH认证标准的产品的价格,要比仅仅提供证书的出口产品成本高出近60%。该人士透露,虽然中国供应商在产品工艺和质量上完全可以满足各种苛刻的需求,但在市场竞争和成本压力下,大多数海外采购商与中国供应商间却达成“默契”,即选择最便宜的第一类产品。

“他们非常清楚这三种不同价格的产品各自意味着什么。我们也会直接告诉他们其中的不同。但绝大部分的采购商都选择最便宜的那一类产品。”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也是在中国出口欧洲产品中,众多企业秘而不宣的“潜规则”。

与欧洲严格的标准认证制度不同,美国企业更多地采取调查员“验厂制”来检控质量。

一些玩具生产商告诉《财经》记者,美国采购商的“验厂”人员向生产企业索要“红包”,是玩具出口行业中公开的秘密。

据称,美国采购商一般委托第三方企业,对供应商的产品质量、生产环境、员工待遇以及企业制度等方面进行机动考核。按照“验厂”规定,每批货都要检验,每次两三名检验员。

据业内人士透露,大部分检验员都要给“红包”,“红包”的大小根据该批货物的数量决定,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否则,检验员就以不合格为由,拒绝在检验报告上签字,为产品出口制造障碍。

由于检验员检测的范围庞杂,还包括员工工作时间是否超标以及待遇是否合规等主观性较强的选项。检测员要想让产品不过关,很容易就能找到理由。

广东省玩具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卓明认为,如果中国玩具出口仅仅是靠价格便宜,而没有质量保证,根本不可能赢得如此庞大的世界市场。

但业内人士指出,玩具产业在出口产品中属于附加值较低的产品,价格依旧是市场竞争中最关键的因素。

在玩具市场中,“不怕你价格贵,就怕你贵、别人不贵”。在这种市场压力和追求利润的驱使下,采购商宁可选择那些低价但是绕开了质量达标要求的产品。在严格标准、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价格攀升等一系列背景下,各种各样的行业潜规则涌现出来,最终导致了矛盾的全面爆发。

上述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坦言,目前在中国玩具乃至其他一些产品的采购中,在相关标准的执行和检测过程中,确实存在相当的“水分”。而更多的时候,这种“水分”是海外采购商出于对利润和市场的要求“默许的结果”。

1 3 4

唇亡齿寒

美泰的道歉遭遇了西方舆论的指责,认为美泰是中国的压力之下采取妥协之举。但在很多中国厂商看来,美泰迟到的道歉只是承认了一个现实。

早在8月27日,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李长江就引用中国政府的调查指出,2020万件召回玩具中,85%的产品是属于按照美国设计要求、按照美国进口商要求进行生产制造的;因为铅标准含量不符合美国要求而被召回的中国玩具仅占15%。

李长江指出,在玩具等产品出现品质问题后,作为中国的生产企业确实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作为美国的进口商、设计商,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同样值得关注。

中国政府已开始了对所有玩具出口企业的清理整顿,300家企业被暂停出口、注销生产许可证。在油漆铅超标事件中的相关油漆供应企业,也有四人被拘留,并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中国的行动仍不足以消除来自西方舆论的强大压力,在舆论的冲击下,“中国制造”变成了质量低劣的代名词。中国玩具厂商更多地成为大事件下的牺牲品。而实际上,在这条跨国生产链中,进口国的大采购商掌握了更大的话语权。其中,为控制成本而不惜忽略、甚至牺牲标准检测的进口国采购商们绝不在少数。

现在,一些厂商已在进行市场调查,衡量质量危机对于进口国消费者选择产生的影响。

深圳宝安区龙华莱卡电子厂负责人杨钟凯直言,美泰事件对今年的玩具出口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今年的八九月圣诞礼品采购中,采购商们显得更加慎重和敏感,截至九月底,今年来自欧美的订单大约减少了30%。

汕头澄海一家玩具企业负责人陈鸿也透露,美泰事件之后,相当一部分玩具出口订单推迟或取消了,仅一个月的损失就接近50%。就算10月订单能有所恢复,但总体销量下滑已成定局。

在美泰召回事件之后,香港贸易发展局预计,港产玩具下半年出口可能下降。香港贸易发展局首席经济师梁海国9月16日表示,今年前七个月,香港玩具出口总体升幅达36%;但受到近期玩具回收事件影响,下半年香港的玩具出口升幅将收窄。

美泰并不愿意看到中国玩具厂商遭遇这样的困境,因为这也意味着它过去依靠中国合作伙伴产生的成本优势将受到威胁。在与中国伙伴合作的25年中,美泰是受益于中国低价产品的代表性国际企业之一;这家年收入50亿美元的玩具生产商,其年销售总量的65%都是从中国直接采购的。

玩具协会数据显示,2006年,中国产玩具出口超过70亿美元,行销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欧盟、美国、香港、日本等世界主要玩具市场占有重要地位。今年1月至8月,中国出口玩具总值达50.9亿美元。

在这巨大的生产力背后,最大的受益者并非中国企业,而是如美泰这样的外国采购商和品牌制造商。

1 2 4
在高不可攀的进入标准面前,大部分外国采购商和中国供应商都“默契地”选择了“绕开标准”的低价产品。这一“低价生态链”会在此次中国制造危机中被打破吗?

9月21日,美泰公司的全球业务行政副总裁迪汤姆正式就玩具召回事件,向中国人民和所有的客户道歉。但这已不能改变中国玩具短期出口下降的冰冷现实。

“这两个月来,很多广东玩具出口生产企业的出货量都下降了三成左右。”子轩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勤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泰事件对海外采购商的心理影响非常大,尤其是一些欧美大中型的连锁采购商们,他们对中国产品的信任度已经发生了改变。”

八九月间正是采购商每年下订单的集中时段。虽然这时的广东仍是炎炎盛夏,但广东的玩具业出口却在经历一个提前到来的“冬天”,而且真实的气温远比官方预测的要寒冷得多。

8月中旬,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商美泰公司,一个月内先后三次召回2020万件中国产玩具商品,包括瘙痒娃娃(Elmo)、玩具汽车Sarge、芭比娃娃、蝙蝠侠、汪汪日托、小小波莉等系列产品。在此之前和之后,还有一系列中国制造的玩具召回事件在美国发生。

随即,一位因产品召回而被封锁了出口之路的玩具商——香港利达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树鸿选择了自杀。2000万件原产中国的玩具被召回,300家中国玩具企业被暂停出口、注销生产许可证,四名因提供含铅量过高油漆的中国供应商负责人被拘留……

召回事件的后遗症逐渐显现出来,中国广东成为最大的受灾区。作为中国庞大的玩具业的两大基地之一,广东占据了中国玩具出口份额的70%左右。

仅在美国一地,就有超过80%的玩具上可以看到“MADE IN CHINA”的标识。

“美泰事件把大家吓了一跳。”在玩具业摸爬滚打了近十年的李勤生说,“现在大家都希望随着美泰的道歉,订单能够有所恢复,毕竟圣诞假期的礼品采购在10月15日之前下单,还都来得及”。

熟悉玩具业的人士指出,召回事件真正的影响有多大,要到明年的三四月才能全面显现。而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并不仅仅反映了出口产品质量管理链条上的漏洞和疏忽。

在《财经》记者的调查中,来自玩具厂商们的声音几乎同时指向一个事实:所谓出口质量管理环节的“疏忽”,在相当大程度上来自于外国采购商与中国供货商为了规避高不可攀的标准,而达成一种不成文的“默契”。

由此“默契”形成的“低价生态链”能否在此次冲击下升级换代?业内人士对此普遍并不乐观。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