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钟表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深圳似乎找到了生存的空间,玩具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产业到底遇到了何种难题,是否也能够在深圳这片土地上实现产业升级?

今年,深圳的玩具企业将面临四大难题:一是贸易壁垒增加了出口难度,二是招工难使得用工成本增加,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四是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在2011年举行的第三届深圳动漫节上,深圳市淘淘乐玩具有限公司的产品,深受小朋友喜爱。本报资料照片

深圳玩具产业产值大但缺少国际性品牌。图为小朋友在玩玩具世界著名玩具商将玩具业与文化产业相结合。图为“孩之宝”公司的“变形金刚”玩具模型芭比娃娃玩具畅销50年风采依旧玩具业与高科技结合在一起,也能走出一条新路。图为美国孩之宝玩具公司推出的自动播放音乐机器人

日前,深圳玩具业传来好消息,2009年该市玩具出口再次稳居全国第一。然而,业内人士却告诉记者,这个曾经无限风光的行业目前正遭遇阵痛,喜中有忧。经历了2007年美泰玩具召回事件,加上目前的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增加等因素,以及国外针对玩具的各种贸易壁垒,使得劳动密集型的玩具产业越来越不适应深圳的发展。据透露,深圳玩具企业加速“洗牌”之后,2005年有外销型的玩具企业约1200家,目前仅剩下500家。
据海关统计,去年中国玩具累计出口198亿美元,同比下降22.46%。而深圳玩具出口总额为40.2亿美元,约占全国玩具出口总额的20%,仍居全国首位。尽管深圳是全球重要的玩具生产基地,但深圳高端玩具市场几乎被国外知名玩具品牌占据,这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原因是现在大多数顾客都比较认牌子,喜欢买名牌玩具。另外,国外名牌玩具在造型设计、色彩等方面确实比国产玩具略胜一筹。
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表示,20世纪90年代是深圳玩具行业最好过日子的时候,开厂就可以挣到钱。但近年来,深圳玩具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今年,深圳的玩具企业将面临四大难题:一是贸易壁垒增加了出口难度,二是招工难使得用工成本增加,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四是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目前,一些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玩具企业已经退出深圳,留下的玩具企业要么拥有难以替代的技术优势,要么加速进军内地市场开展品牌营销,都在努力争取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产业转型升级已经迫在眉睫。
深圳市熙龙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罡坦言,他的工作重点就是进行玩具设计创新。他认为,与文化产业嫁接是深圳玩具产业的未来出路之一,在利用玩具的外壳去装动漫的内容时,为玩具动漫形象增添独特的结构、玩法和动作方式等玩具设计必不可少。耀邦制品厂廖堂奎经理认为,玩具业在选择与动漫公司合作时,除了要考虑动漫形象是否跟中国的文化吻合外,其次要考虑的是故事情节。
与高科技嫁接,是玩具业转型升级另一种途径。深圳市乐迪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只有10多人的玩具设计小企业,但由于掌握了航模遥控的核心技术,一年可向政府纳税近80万元。据悉,深圳已经出现了一些将高科技元素融入玩具产品中的玩具企业,比如配有照明和声音传感器的玩具机器人、拥有一流芯片的遥控飞机、太阳能芯片的玩具娃娃、玩具乐器、智力玩具等。深圳市捷通语音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孙要介绍,目前国内市场上80%到90%的智能语音娃娃,都是采用捷通的方案,该公司曾经参与了“奥运福娃”的设计,现在正在生产机器人等智能玩具。

港深玩具业当下面临着订单下滑、成本上升的严峻形势。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有些玩具企业开始将物料、工厂等部门迁至内地,以降低生产成本,而将深圳作为市场开发和产品研发的中心,目前已经初步尝到甜头。业界对行业的未来发展已经形成共识,那就是开拓内销市场。

2009年深圳玩具出口全国第一,然而这个20世纪90年代无限风光的行业目前正遭遇阵痛,经历了2007年美泰玩具召回事件,以及目前遭遇的招工难、原材料价格不断上升、用工成本增加等因素,以及国外针对玩具的各种贸易壁垒,使得劳动密集型的玩具产业越来越不适应深圳的发展。据透露,玩具企业加速“洗牌”之后,目前外销型的玩具企业仅剩下500家。
服装、钟表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深圳似乎找到了生存的空间,玩具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产业到底遇到了何种难题,是否也能够在深圳这片土地上实现产业升级?记者对此进行深入调查。
1 深圳玩具业前途堪忧
海关统计,2009年1~12月中国玩具累计出口198亿美元,同比下降22.46%。而深圳玩具出口总额为40.2亿美元,约占全国玩具出口总额的20%,尽管从出口数据排名看,深圳仍居全国玩具出口首位,但深圳玩具业的未来却迷雾重重。
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他1980年就从香港来到深圳打拼,是深圳最早的一批开拓者之一。他坦言,20世纪90年代是深圳玩具行业最好过日子的时候,开厂就可以挣到钱。但近年来,深圳玩具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马泽光坦言,今年,深圳的玩具企业将面临四大难题:一是贸易壁垒增加了出口难度,二是招工难使得用工成本增加,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四是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一开年,刚刚度过金融危机的玩具业就遇到了“招工难”,一家玩具企业的老总无奈地告诉记者:“6~9月是玩具的销售旺季,对于深圳的玩具生产厂商来说,3、4月正是玩具的生产旺季,但是我们现在奇缺普工人手,还有1/3的工人没有招满。”据悉,玩具业界目前包吃包住1500元/月的工资,计件最高能达到2800元/月的工资待遇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这对于劳动密集型的玩具产业来说不啻“雪上加霜”。
2 玩具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深圳的生存环境承载到了极限,作为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深圳玩具企业无疑将遭遇“阵痛”。什么样的玩具企业适合在深圳生存?
“我们做了一项统计,2005年,深圳玩具外销企业达1200家,目前剩下500多家外销玩具企业。”深圳玩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艳芳坦言。
“目前,一些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玩具企业已经退出深圳,留下的玩具企业都在努力争取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刘艳芳介绍,他们有的在几年前就将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玩具工厂向内地转移,如纪力玩具;有的拥有难以替代的技术优势,如永勤实业;有的加速进军内地市场开展品牌营销,如鐸源玩具。“玩具产业转型升级已经迫在眉睫”。
2 3 进军内地市场最重要的是“渠道”
“这几年,深圳玩具企业淘汰很快,但真正做品牌进军内地市场的玩具企业发展很好,这很引人深思。”深圳鐸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汤涛介绍,过去鐸源玩具一直做外销市场,去年果断加大了国内市场的推广力度,效果非常好,该企业旗下玩具品牌“海之雨”婴儿游泳池在国内市场销售额首次突破2000万元人民币。尽管现在内销市场只占该公司销售额的10%,外销市场仍占90%的份额,但这是一个很好地开端。
“渠道不畅,这是目前玩具出口企业进军内地市场遇到的最大困难。”刘艳芳坦言。
“深圳大型的出口玩具企业转型比较困难,但也不是不能转,要慢慢转,要找到合适的开拓内地市场的销售好手,要细心拓展渠道。”汤涛坦言,内地市场要想开拓成功,混个脸熟必不可少。这就需要销售人员有耐力,肯吃苦。渠道的建立并非易事,需要时间、机遇以及方法。
4 与文化产业嫁接关键在于设计
郑罡成为玩具创新人才进入人们视野之时,这个行业还不为人所了解。“难道玩具还要设计吗?”作为深圳市熙龙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罡坦言他的工作就在于进行玩具设计创新,他认为与文化产业嫁接是深圳玩具产业的未来出路之一,在利用玩具的外壳去装动漫的内容时,为玩具动漫形象增添独特的结构、玩法和动作方式等玩具设计必不可少。
耀邦制品厂最近几年与喜羊羊的合作效果不错。该企业廖堂奎经理认为,玩具业在选择与动漫公司合作时,除了要考虑动漫形象是否跟中国的文化吻合外,其次要考虑的是故事情节,喜羊羊能走到今天,靠的是轻松幽默的风格,正反面角色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情节。
郑罡认为,只要抓住新的技术,拥有一流制造技术的深圳玩具产业前景广阔。
前提是,政府从产业规划上对这一行业的人才进行倾斜。据悉,2009年,“中级、高级”的玩具设计师已经列入了2009年度深圳市招调员工职业工种目录,深圳政府已经意识到玩具设计人才对玩具产业的重要性。
5 玩具产品需要嫁接高科技
一家小小的玩具设计公司,由于掌握了航模遥控的核心技术,10多人的小公司一年可向政府纳税近80万元人民币。这是深圳市乐迪电子有限公司的真实写照。深圳玩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艳芳介绍,在传统玩具产品中融入高科技元素,这将是深圳玩具产业的未来。深圳的电子产业发达,电子产业与传统产业嫁接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船小好掉头”。据悉,深圳已经出现了一些将高科技元素融入玩具产品中的玩具企业,配有照明和声音传感器的玩具机器人、拥有一流芯片的遥控飞机、太阳能芯片的玩具娃娃、玩具乐器、智力玩具……这些一流的产品都是深圳玩具商制造出来的。深圳市捷通语音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就是一家将高科技融入玩具产品的企业。该公司总经理孙要介绍,目前国内市场上80%到90%的智能语音娃娃,都是采用捷通的方案,公司曾经参与了“奥运福娃”的设计,现在正在生产机器人等智能玩具。
新闻链接 国外知名玩具品牌 占据高端玩具市场
尽管全世界20%的玩具制造产自深圳,但深圳高端玩具市场几乎被国外知名玩具品牌占据,这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专柜大、设计新颖几乎成了进口玩具的代名词。在岁宝百货景田店四楼,记者注意到,国外品牌经销商孩之宝的“地产大亨”等棋类游戏,价格从399到199不等;“乐高”玩具专柜比较大,种类也比较多,价格都超过百元甚至上千元。在山姆会员店二楼,醒目的位置基本上摆满了进口玩具,尽管产地都是深圳、东莞,但玩具经销商基本都是美泰、孩之宝等国外大品牌,一款芭比娃娃的产品价格高达300多元。上千元的进口玩具产品在这里毫不稀奇。
而国内玩具品牌价格普遍较低。柜台的售货员介绍,总体说来,国外品牌比国内品牌卖的好得多,价格也贵三到四倍。原因是现在大多数顾客都比较认牌子,喜欢买名牌玩具。另外,国外名牌玩具在造型设计、色彩等方面确实比国产玩具略胜一筹。值得注意的是,有不少动漫主题的国内品牌玩具比较走俏。在中心书城二楼的玩具店,近两年大热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玩具很具吸引力。店员介绍,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产品很受顾客欢迎。又如“龙猫”系列的玩具各式各样,从布娃娃到背包到钥匙扣到音乐盒等等。其中,小巧的音乐盒造型简洁,使用方便,又能发出悦耳的音乐,价格在30元上下,吸引了不少顾客驻足挑选。

“我1985年就来到深圳开厂,至今快有30年了。”新振兴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嘉龙是深圳玩具产业的元老,也是最早一批到深圳来“拓荒”的香港人。

1

曾经创造经济奇迹的传统制造业如今处境尴尬,以代工模式起步的玩具产业亦不例外。

服装、钟表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深圳似乎找到了生存的空间,玩具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产业到底遇到了何种难题,是否也能够在深圳这片土地上实现产业升级?

目前,以代工模式为主的传统制造业,正逐渐退出深圳的历史舞台。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玩具产业如何变化才能适者生存?在这场转型升级的浪潮中,玩具产业的未来之路在哪里?

深圳玩具产业产值大但缺少国际性品牌。图为小朋友在玩玩具世界著名玩具商将玩具业与文化产业相结合。图为“孩之宝”公司的“变形金刚”玩具模型芭比娃娃玩具畅销50年风采依旧玩具业与高科技结合在一起,也能走出一条新路。图为美国孩之宝玩具公司推出的自动播放音乐机器人

“必须走品牌之路,在文化创意中找一条新路。”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认为,一直以出口为主的深圳玩具正站在一个新起点,那就是拓展内销市场,而这不仅是转型升级之路,也是寻回港深玩具历史地位和影响力的重要途径。

2009年深圳玩具出口全国第一,然而这个20世纪90年代无限风光的行业目前正遭遇阵痛,经历了2007年美泰玩具召回事件,以及目前遭遇的招工难、原材料价格不断上升、用工成本增加等因素,以及国外针对玩具的各种贸易壁垒,使得劳动密集型的玩具产业越来越不适应深圳的发展。据透露,玩具企业加速“洗牌”之后,目前外销型的玩具企业仅剩下500家。
服装、钟表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深圳似乎找到了生存的空间,玩具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产业到底遇到了何种难题,是否也能够在深圳这片土地上实现产业升级?记者对此进行深入调查。
1 深圳玩具业前途堪忧
海关统计,2009年1~12月中国玩具累计出口198亿美元,同比下降22.46%。而深圳玩具出口总额为40.2亿美元,约占全国玩具出口总额的20%,尽管从出口数据排名看,深圳仍居全国玩具出口首位,但深圳玩具业的未来却迷雾重重。
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他1980年就从香港来到深圳打拼,是深圳最早的一批开拓者之一。他坦言,20世纪90年代是深圳玩具行业最好过日子的时候,开厂就可以挣到钱。但近年来,深圳玩具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马泽光坦言,今年,深圳的玩具企业将面临四大难题:一是贸易壁垒增加了出口难度,二是招工难使得用工成本增加,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四是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一开年,刚刚度过金融危机的玩具业就遇到了“招工难”,一家玩具企业的老总无奈地告诉记者:“6~9月是玩具的销售旺季,对于深圳的玩具生产厂商来说,3、4月正是玩具的生产旺季,但是我们现在奇缺普工人手,还有1/3的工人没有招满。”据悉,玩具业界目前包吃包住1500元/月的工资,计件最高能达到2800元/月的工资待遇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这对于劳动密集型的玩具产业来说不啻“雪上加霜”。
2 玩具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深圳的生存环境承载到了极限,作为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深圳玩具企业无疑将遭遇“阵痛”。什么样的玩具企业适合在深圳生存?
“我们做了一项统计,2005年,深圳玩具外销企业达1200家,目前剩下500多家外销玩具企业。”深圳玩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艳芳坦言。
“目前,一些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玩具企业已经退出深圳,留下的玩具企业都在努力争取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刘艳芳介绍,他们有的在几年前就将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玩具工厂向内地转移,如纪力玩具;有的拥有难以替代的技术优势,如永勤实业;有的加速进军内地市场开展品牌营销,如鐸源玩具。“玩具产业转型升级已经迫在眉睫”。
2

外销

国外的标准规范不断提高

今年前3季度玩具出口缓慢增长,据海关统计,截至2012年9月份,玩具出口总額181.57亿美元,同比2011年
151.25亿美元上升20.1%,其中广东97.8亿美元同比2011年上升17.96%。预计今年中国玩具出口可望超出230亿美元。

“尽管我们迎来上升的数字,但玩具工厂出口订单普遍下滑,甚至部分工厂已出现订单短缺的情况。”马泽光认为,随着国内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人民币升值,以及营运成本增加,出口数值的上升也难以弥补上述成本的增加,甚至为负升值,因此,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生意不好做,一些企业选择了离开,据资料显示,深圳玩具出口企业从2008年的800多家,已下降至今年的300多家。

而一些企业选择了坚守,新振兴实业有限公司就是一个,该公司董事长郑嘉龙谈及今年出口形势时,坦言今年订单一直比较稳定。

深圳玩具业一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一些订单减得较快,但坚守的企业普遍还有比较稳定的订单,这均得益于深圳玩具企业强大的加工制造能力,和快速应对国外标准的能力。

“玩具行业门槛不低。”近日记者参加深圳玩具行业年会时,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玩具检测技术中心张少杰主任透露,近年来,欧盟对玩具的生产材料、设计、安全标志的标准规范不断提高,包括日本、澳大利亚也出台针对玩具安全的相关标准规范。他建议深圳玩具生产企业及时了解和掌握这些新法规、新标准的要求,以提高风险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

深圳玩具企业仍然感觉“这个冬季非常冷”。记者从观澜宝德玩具厂了解到,该厂以生产塑料、毛绒、电子玩具为主,专门承接如美泰Mattel、孩之宝Hasbro、Tiger等世界知名玩具品牌生产,今年深刻感受到经济寒流的影响,“生产旺季来得晚,订单萎缩严重,生意不好做。”

“未来出口发展空间有限。”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认为,受欧美经济还未走出困境,经济疲弱造成市场低迷,出口形势依然严峻的影响,深圳玩具行业需要加强警觉性。

转型

深圳研发内地生产

在深圳玩具业界眼中,只有果断转型才能赢得新生。记者调查发现,深圳玩具产业正在转型升级,一些港资深圳玩具企业已找到一条通道,那就是将物料、工厂等部门迁至内地以降低生产成本,将深圳作为市场开发和产品研发的中心,目前已经初步尝到甜头。

郑嘉龙就是深圳玩具转型升级中的一位典型港商代表。

2006年,郑嘉龙在江西信丰开始建设厂房,2010年将工厂最大的出口业务搬迁至该地,目前该地工人1200人左右,深圳本部仅留下400名工人,主要以研发和市场销售为主。

谈起在内地设厂和深圳设厂的区别,郑嘉龙认为首先降下来的是工资成本。据介绍,该地人工成本今年涨30%,当地最低工资800元/月,但没有1100元/月的底薪很难请到工人,加上加班费等工资约2300元/月左右,但这样平均一个人也比深圳的人工工资便宜800元/月。记者算了一笔细账:1200人一个月就节省了近百万元,估计两年时间就可以打平建厂、迁移的投资成本。
2

深圳玩具企业在探索从文化创意中找出新路子。图为2010年10月举行的深圳国际玩具和礼品展上,展销员手里拿着塑料生产的高仿真食品,吸引了很多观众。本报资料照片

共识

大力拓展内销市场

在谈及深圳玩具产业的未来发展时,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早已清醒地认识到“出口发展空间有限”,深圳玩具业只有快速提升竞争力,结构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寻找到新资源和新市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这个新资源和新市场就是“看上去蛋糕很大很美”的内销市场。

“只有快速拓展内销市场,才能恢复港深玩具的历史地位和影响力。”马泽光坦言在内销市场的拓展上,深圳玩具业有产业基础,而如何借助深圳玩具品质优、创新能力强的区域特色,将深圳玩具更好地向内销市场推广,这是目前正在摸索的难题。

“我们打内销市场打了10年。”郑嘉龙介绍,前5年基本都是在投钱,很难将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后5年分销网络建设好之后,作为大批发商,只要一层一层往下批发,打开内销市场不是一件难事。郑嘉龙坦言今年内销市场经营良好,在销售中占比正逐渐上升,他认为下一阶段的重点,是打响该企业“奥图美”这一品牌的口碑。

记者在深圳玩具行业协会采访时了解到,港深玩具正在联手“打造港深优质品牌玩具”统一品牌,明确形象、定位和诉求,突出港深玩具的“优质、安全、新颖、趣味”,在传统制造和文化创意中找出一条新路。

记者观察

玩具业更是 创意产业

刘虹辰

在采访深圳玩具产业的“沉寂”与“萌动”时,记者一直在思索:玩具产业仅仅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吗?不!更是创意产业,是文化产业!深圳玩具产业最应该走的,是将传统制造业与文化创意产业紧密结合的路。

有着良好生产能力和基础的玩具产业,正在艰难地随着深圳转型升级而“起舞”,尽管有点迟,但一个转型中的产业,需要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更加需要政府的扶持。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一再强调,深圳计划将文化创意产业打造成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支柱产业,玩具与创意设计、动漫、影视出版等关联密切,是文化产业链条上的重要一环,深圳玩具行业应当得到政府更多的重视和支持。

玩具与创意设计结合,会产生很多新设计和新作品;玩具与动漫结合,有助于拓展产品附加值和利润空间;玩具与影视出版结合,《喜羊羊与灰太狼》作为儿童影视文化生活中的主角,在玩具产品中已掘金无数。

在深圳玩具的转型升级中,玩具将如何与创意设计、动漫、影视出版等结合呢?这是个新课题。而文化创意产业从来不乏新军,在传统玩具与文化创意的结合中,深圳是否也会诞生让人意外的新军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1

在2011年举行的第三届深圳动漫节上,深圳市淘淘乐玩具有限公司的产品,深受小朋友喜爱。本报资料照片

港深玩具业当下面临着订单下滑、成本上升的严峻形势。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有些玩具企业开始将物料、工厂等部门迁至内地,以降低生产成本,而将深圳作为市场开发和产品研发的中心,目前已经初步尝到甜头。业界对行业的未来发展已经形成共识,那就是开拓内销市场。

“我1985年就来到深圳开厂,至今快有30年了。”新振兴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嘉龙是深圳玩具产业的元老,也是最早一批到深圳来“拓荒”的香港人。

曾经创造经济奇迹的传统制造业如今处境尴尬,以代工模式起步的玩具产业亦不例外。

目前,以代工模式为主的传统制造业,正逐渐退出深圳的历史舞台。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玩具产业如何变化才能适者生存?在这场转型升级的浪潮中,玩具产业的未来之路在哪里?

“必须走品牌之路,在文化创意中找一条新路。”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认为,一直以出口为主的深圳玩具正站在一个新起点,那就是拓展内销市场,而这不仅是转型升级之路,也是寻回港深玩具历史地位和影响力的重要途径。

外销

国外的标准规范不断提高

今年前3季度玩具出口缓慢增长,据海关统计,截至2012年9月份,玩具出口总額181.57亿美元,同比2011年
151.25亿美元上升20.1%,其中广东97.8亿美元同比2011年上升17.96%。预计今年中国玩具出口可望超出230亿美元。

“尽管我们迎来上升的数字,但玩具工厂出口订单普遍下滑,甚至部分工厂已出现订单短缺的情况。”马泽光认为,随着国内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人民币升值,以及营运成本增加,出口数值的上升也难以弥补上述成本的增加,甚至为负升值,因此,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生意不好做,一些企业选择了离开,据资料显示,深圳玩具出口企业从2008年的800多家,已下降至今年的300多家。

而一些企业选择了坚守,新振兴实业有限公司就是一个,该公司董事长郑嘉龙谈及今年出口形势时,坦言今年订单一直比较稳定。

深圳玩具业一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一些订单减得较快,但坚守的企业普遍还有比较稳定的订单,这均得益于深圳玩具企业强大的加工制造能力,和快速应对国外标准的能力。

“玩具行业门槛不低。”近日记者参加深圳玩具行业年会时,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玩具检测技术中心张少杰主任透露,近年来,欧盟对玩具的生产材料、设计、安全标志的标准规范不断提高,包括日本、澳大利亚也出台针对玩具安全的相关标准规范。他建议深圳玩具生产企业及时了解和掌握这些新法规、新标准的要求,以提高风险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

深圳玩具企业仍然感觉“这个冬季非常冷”。记者从观澜宝德玩具厂了解到,该厂以生产塑料、毛绒、电子玩具为主,专门承接如美泰Mattel、孩之宝Hasbro、Tiger等世界知名玩具品牌生产,今年深刻感受到经济寒流的影响,“生产旺季来得晚,订单萎缩严重,生意不好做。”

“未来出口发展空间有限。”深圳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马泽光认为,受欧美经济还未走出困境,经济疲弱造成市场低迷,出口形势依然严峻的影响,深圳玩具行业需要加强警觉性。

转型

深圳研发内地生产

在深圳玩具业界眼中,只有果断转型才能赢得新生。记者调查发现,深圳玩具产业正在转型升级,一些港资深圳玩具企业已找到一条通道,那就是将物料、工厂等部门迁至内地以降低生产成本,将深圳作为市场开发和产品研发的中心,目前已经初步尝到甜头。

郑嘉龙就是深圳玩具转型升级中的一位典型港商代表。

2006年,郑嘉龙在江西信丰开始建设厂房,2010年将工厂最大的出口业务搬迁至该地,目前该地工人1200人左右,深圳本部仅留下400名工人,主要以研发和市场销售为主。

谈起在内地设厂和深圳设厂的区别,郑嘉龙认为首先降下来的是工资成本。据介绍,该地人工成本今年涨30%,当地最低工资800元/月,但没有1100元/月的底薪很难请到工人,加上加班费等工资约2300元/月左右,但这样平均一个人也比深圳的人工工资便宜800元/月。记者算了一笔细账:1200人一个月就节省了近百万元,估计两年时间就可以打平建厂、迁移的投资成本。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