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54元/吨,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7元/吨,这是连续13个周期上涨,较年初的371元/吨上涨了183元,累计涨幅达到49.3%,再创年内新高。尽管国家有关部门对煤价的连续上涨保持着高度警觉,并出台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的相关预案,而且启动了该预案的二级响应机制。但由于多种原因,煤价上涨的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性遏制,预计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这种趋势将延续。

>

作为中国目前仅有的还在实行价格双轨制的商品之一,煤炭价格并轨是今年能源价格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而五大电力集团方面最近表示,电煤价格并轨全国火力发电成本将增加200亿-300亿元,为此建议完善煤电联动机制。

面对煤价的涨涨涨,火电企业该何去何从?

在中国电力需求增速放缓、电源建设速度未明显下降的背景下,2017年火电企业正面临着产能过剩、用煤成本高企等问题,中国火电业今年或将面临大面积亏损。

此举被认为是五大电力集团眼见扭转局势无望,于是进行最后的讨价还价。国家发改委能否满足这五大央企巨头的诉求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煤炭价格结束双轨制的实施方案或将于年底之前正式公布,煤电双方的最后博弈将更加激烈。

不过,别慌!抱紧小能人!让小能人为你指点迷津!

“煤电价格联动落空、煤价不断波动,2017年将是火电企业最为困难的一年。”神华国华电力某电厂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五大电力集团联名要求“完善”电煤价格并轨方案

首先,国家发改委公布了8月份全国综合电煤价格指数。8月份全国综合电煤价格指数为369.74元/吨,环比上涨8.52%,同比上涨8.49%,连续3个月上扬,创近15个月来的新高;而煤炭产量却下降了11%,此消彼长。电煤价格不断上涨,导致下游火电企业的盈利空间大幅缩减,一些中央煤电企业资产负债率甚至高于80%,还有部分火电企业已经濒临倒闭。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2016年三季报发现,以火电为主营业务的30家A股上市公司中,仅有9家企业营收与上年同期持平或呈正增长,这意味着2016年前三季度,这些企业中有21家整体营收为负增长。

“电煤价格明年并轨的消息我们早就听说了,到时候煤炭价格肯定会上升,所以这两个月我们电厂也在趁着煤炭价格没有大涨正大幅度提高库存”,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对网易财经表示。

其次,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的下降和新能源的异军突起也同时令火电企业雪上加霜。此前,国家能源局发布1-8月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507小时,同比减少173小时。其中,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727小时,减少228小时。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部副主任张琳在“十三五”电力发展机遇与挑战专家上表示,2016年9月开始,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利润由正转负,相比2015年同期盈利64亿元,已转变为亏损3亿元;10月,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的亏损已进一步扩大至26亿元。

距离年底不到三个月时间,国内发电企业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电煤价格并轨政策越来越紧张。按照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资深煤炭分析师的预计,按照政策流程,上报相关部门,估计电煤价格并轨方案或将在今年12月中旬前后出台。

小能人至今还忘不2004年底的那次“煤超风”。

在卓创资讯动力煤分析师崔玉娥看来,2016年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是令发电企业利润骤减的主要原因。随着煤炭“去产能”工作的推进,从2016年6月开始,电煤价格指数连续上涨。截至2016年11月,全国电煤价格指数为521.66元/吨,环比上涨11.2%,同比上涨59.6%,为2014年1月以来的最高值。

于是10月中旬,中电联召集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和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就电煤价格并轨问题举行座谈会。在官方随后发布的消息稿中,五大集团提出“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将进一步加重发电企业经营负担,亟需完善电煤并轨方案”。

彼时也是因为煤价上涨使当时的五大发电集团的成本增加了约50亿元,而且由于市场煤的强烈冲击,使得当时国家有关部门主持的煤炭订货会上煤电双方签订的“合同煤”难以兑现,发电企业生产经营举步维艰。由于未能在签订电煤供应合同上取得满意结果,彼时的五大电力集团联合向国家发改委递交报告,要求国家发改委加强国家政策的执行力度和监管力度,并尽快实施煤电联动方案。这就是业内俗称的五大电力集团联合“逼宫”。

2016年12月,全国电煤价格指数为534.92元/吨,环比上涨2.54%,同比上涨62.55%。尽管在发改委多项调控措施干预之下,国内电煤价格结束上涨走势,但目前的价格仍远高于上年同期水平。

这是今年传出电煤价格并轨操作的消息以来,电力企业第一次集体发声。但是,当时中电联并未详细阐述“电力企业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意见和呼声”。直至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今年前三季度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时一并端出了详细方案。

接下来几年里,但凡有对电力企业不利的市场行为,五大电力集团就频频祭出此利器——不是要求上调电价,就是对价格不满意拒签合同,或转而进口廉价劣质海外煤等等,不一而足;而且基本是屡试不爽,或多或少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尝到了甜头。这就是在业内外被饱受诟病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给出的数据显示,2016年煤炭价格上升,火电企业生产成本平均上升了0.04元-0.06元/千瓦时。

一位要求匿名的发电行业代言人此前对网易财经表示,五大电力集团提出的“意见和呼声”大概可分为三类,一是解决政府对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等问题,二是铁路运力调配主要给发电集团,而不再是给煤炭企业,三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机制。

对于此次嗷嗷待哺的发电企业,国家主管部门还会一哭就给奶吃吗?至少目前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大力淘汰过剩落后产能包括火电企业僵尸企业的大前提下,国家主管部门再也不可能单独给某一个行业的诉求开绿灯了。

随着煤、电矛盾的凸显,发电企业渴望启动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呼声再起。国家发改委根据煤电价格联动计算公式测算,2017年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全国平均应上涨0.18分/千瓦时。煤电联动机制,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水平不足每千瓦时0.2分时,当年不作调整,调价金额纳入下一周期累计计算。因此,2017年1月1日全国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将不作调整。

从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的一揽子建议来看,基本上都是上述三个问题的细化。“发电行业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建议已经通过工作渠道给国家发改委反映上去,国家发改委能满足多少不好说,现在已经是最后关头,就看最后的利益博弈吧”,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对网易财经表示。

“2016年下半年电煤价格开始大幅反弹,火电企业盈利空间已经严重压缩。”崔玉娥说,“由于煤电联动机制并未启动,火电价格不会上调,这将直接决定火电企业以及行业未来的盈利走势。”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早在9月份已将拟定中的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到了电力行业。“但是此前的方案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国家发改委鼓励的长期合同很难兑现,操作性不强,二是虽然提出要为发电企业减负,但是需要铁道部财政部等部门一起来做,政府之间的协调结果让人不抱信心”,这位行业代言人认为。

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联合煤炭、电力、钢铁协会共同签署了《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提出以重点煤电合同价为基础,建立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按照《备忘录》要求,煤炭价格波动上下在6%以内,为正常价格,不采取调控措施;价格波动上下在6%-12%的范围,则为价格轻度上涨或下跌,将重点加强市场检测;价格上下波动在12%以上为价格异常波动,启动平抑煤炭价格异常波动的响应机制。

火电行业称并轨后一年成本增加200亿-300亿元

以《备忘录》范围,及2017年长协价基础价格535元/吨测算,2017年煤价的正常范围为500元-570元/吨;轻度上涨或下跌的价格为570元-600元/吨、470元-500元/吨之间;价格在600元/吨以上、470元/吨以下则为价格异常上涨或下跌。

值得关注的是,电力行业在这次围绕电煤价格并轨提出的建议中,再次重点提到了“煤电联动”。“电力行业希望煤电联动能像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那样形成固定的调整模式,煤价涨跌电价也应该随之上涨跌”,上述行业代言人表示。

中债资信研究所王闻达团队选取了火电上市或发债企业共47家测算,当前上网电价下,全国电煤价格指数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的盈亏平衡点分别为450元/吨和535元/吨,2016年11月、12月的电煤价格水平下火电整体已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

中电联10月30
日提出,“电煤价格并轨要以深化电价改革和保障铁路运力为先导”,其中首先即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王闻达团队报告称,2017年样本企业度电成本受煤炭价格上涨影响大幅提升,在未触发煤电联动的情况下,煤炭平均采购成本较2016年11月水平下降幅度15%以内时,全国超过半数区域企业将出现亏损或接近盈亏平衡点。

为解决“市场煤”和“计划电”的矛盾,中国政府在2004年颁布施行煤电联动政策,即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电价。

除了成本高企之外,火电企业还面临着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低迷、新增装机规模巨大及地方压电厂降电价,让利于用电企业的问题。

资料显示,这项政策在2005年、2006年和2008年分别实施4次电价上调后就因为金融危机的到来再没有得到执行。由此也成为电力行业近年来最大的心病,也是每次煤价上涨、业绩亏损之时最先提到的背后原因。曾有媒体甚至为此总结出了电力集团“上书式涨价,逼宫式涨价,哭穷式涨价,撒娇式涨价”四种模式进行批评。

1月16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为5919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0%;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为3785小时,同比减少203小时。其中,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4165小时,同比减少199小时。

但是在电力行业内部看来,火电连年亏损的现实是不能被忽视的。上述要求匿名的行业代言人表示,火电行业已经连续亏损4年,预计今年仍然是亏损。财政部的数据是,今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亏损已达51.13亿元。

在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不断减少的同时,大量火电项目仍在上马。据《经济参考报》报道,2016年煤电的装机规模约为9.5亿千瓦,还有一批已经开工和下达规模的项目,特别是民生项目,即将陆续建成投产。

而按照中电联发布的最新数据,受煤电联动政策不到位、历史欠账较大造成企业高负债导致企业财务费用明显上升,加上今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下降,前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仍然累计亏损,亏损面接近50%。

另据上海证券网消息,为控制煤电规模,国家能源局向甘肃、广东、新疆等省份下发通知,要求压减煤电投产规模,大量项目被要求推迟到“十三五”后。共有十一个省收到相关通知,83个项目被要求缓建,共计10010万千瓦。《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则要求,至2020年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上述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介绍,电煤价格并轨后即便是按照现在的比较稳定的价格关系,每吨电煤将涨价10元-20元左右,他们电厂为此一年将增加成本2000万-3000万元左右。而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表示,经过测算,如果电煤价格实施并轨,那么全国火电行业一年的成本支出将增加200亿-300亿元。

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2017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亦称,2017年煤电利用小时数还会更低,估计在4100小时左右。随着煤价的回升和煤电装机的攀升,“2017年火电企业面临全行业亏损风险。控制不好的话,极有可能重蹈钢铁和煤炭行业的覆辙。”他说。

专家称解决煤电矛盾最终需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在全国现在一年35亿吨左右的煤炭产量中,电煤消耗已经超过一半,而其价格多年来明显低于市场煤价,最高价差达500元/吨,通常价差为100~200元/吨。于是,煤炭行业曾多次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报告,建议推进电煤价格并轨。

在行业观察人士看来,电力行业现在明显是在讨价还价,在明知电煤价格并轨已是必然的情况下,他们希望能从政府那里获得更多的照顾。比如,在中电联的建议中就提出,“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

上述发电行业代言人表示,此番电力行业提出的一揽子建议如果得不到解决,那么电煤价格并轨就面临风险,“也是不公平的,既然改革了总得提供必要的保障”,他预计,整个电力需求的拐点估计要到2030年才能到来,在这期间电量增长还是要靠火电。

而根据中电联的最新数据,截至9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发电装机容量10.63亿千瓦,其中火电占到7.87亿千瓦,比例高达74%。与此同时,收到消费需求持续放缓、水电大发等因素影响,前9个月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只有3707小时,同比降低269小时。

对于未来形势发展,上述大唐集团旗下一家火力发电厂的总工程师介绍,他们现在已经有意找那些在价格上、供应量上有实力的煤矿去谈判,争取长期合同,“2008年以来就一直是只谈量不谈价,没办法,电厂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认为,从国际上看,煤炭供应主要是长期合同组成的长协机制,但是这条路径在中国现实中行不通,所以对煤电双方来说都比较公平的是煤电联营。

“五大电力集团中25%的煤炭已经是自给自足的,而神华集团拥有的国华电力这些年非常的也非常好,所以煤电双方都进入对方的领域经营的话也可以对冲风险”,邢雷表示。

“煤炭价格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还在实行双轨制的商品,所以电煤价格并轨是必须走这一步”,邢雷对网易财经表示,但是在他看来,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要进行电力体制改革,当前“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电力需求也逐渐平衡,正是比较好的改革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