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企业“转型升级”之一 素艺玩具厂倒闭启示纯代工已无以为继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工厂要倒闭,工人无奈卷铺盖走人。

摘要:“钱肯定要不回来了!”冠越玩具厂门口,一名供应商絮叨着,忍不住骂了几句。

东莞素艺有限公司。资料图片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讨不到欠款的供应商一脸愁苦。

南都制图:李勇

素艺突然倒闭。资料图片

为催加工款,挺着大肚子坚守在门口的王冬花。

昨日,虎门,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门口,员工在仔细阅读东莞市人力资源局虎门分局张贴的公告。南都记者方光明摄

开篇语:

核心提示:昨日中午,东莞市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之后,杳无踪迹。

◎鼎盛时期与合俊齐名,被誉为“玩具业的河马与大象”

“转型升级”,这个自金融危机起在东莞已经“火热”了3年的话题再次被推到了前台。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将近3年,东莞以非同平常的重视程度关注转型升级也已经走过了3年,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了部分倒闭的代工企业、部分转型成功的样板企业,梳理了这两类走着不同道路企业的不同结局。

拥有10年历史的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第二大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素艺玩具在苏州的工厂负责人于上周五走佬,全国供货商从苏州赶来东莞讨债,不料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7月13日也走佬,供货商们又马不停蹄,前往素艺位于东莞寮步的另外一家工厂,素艺儿童用品公司讨债。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欠债1700万元左右,上50家甚为绝望的供货商们,顶着烈日站在工厂大门口讨债。

◎熬过2008年金融危机,尝试转型自救,为何仍难逃倒闭命运?

转型已经是不可逆的一股潮流,不转会怎样?怎样去转?如何应对转型过程中的一些问题?这些是可以探究的问题,希望通过这些企业的不同结局,能够给人一些启发。

一个多月前,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厂为20年的老厂,业内口碑较好。老厂接连倒闭,引起了村民、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担忧。今年以来订单减少,工厂生存很艰难,他们都害怕走佬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并希望媒体关注政府重视。“2008年金融危机,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昨日说。

封面报道 COVER STORY

统筹/记者谢华兴 文/记者代希奎、谢华兴、黄江洁

“拉钩”次日甩开供货商跑路

“钱肯定要不回来了!”冠越玩具厂门口,一名供应商絮叨着,忍不住骂了几句。他身旁的几名供应商,也满脸颓丧。话虽如此,但他们还是每天蹲守在冠越玩具厂紧闭的大门外,怀揣着一丝期望,毕竟挣点辛苦钱不容易。其实他们比谁都明白,讨回货款的希望太渺茫了。

今年7月14日,东莞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有着10余年代工辉煌历史的玩具生产企业东莞素艺有限公司突然倒下。对于素艺的倒闭,官方发布的消息称其倒闭并非由经营压力所致,主要原因来自其股东内部问题。

东莞大顺布业的陈先生是东莞素艺玩具的一名供货商,截至目前,素艺玩具拖欠其货款达27万元。陈先生听说上星期五,苏州素艺老板走佬苏州厂倒闭,当天他赶紧跑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发现,现场已经来了多名追讨债务的供货商。

几天前,扛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却在四年后陷入瘫痪。眼见公司难以回天,身处美国的艾理泽或许会后悔当初从李嘉诚手中买下这家公司,这家曾经在东莞玩具业中如合俊玩具厂一样举足轻重的玩具企业。

素艺一名管理人员张先生告诉记者,素艺的倒闭不能单纯归结到某一个方面的问题,对于绝大部分业务来自代工的素艺而言,在现在的这种宏观环境之下,经营的压力绝对不小,而股东内部的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则成为了压垮素艺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供货商们被治安队员们拦在了工厂的门外。“治安队员说,你们要讨债,不能跑到人家家里,只能站在工厂大门外。”陈先生说。

2008年9月,合俊玩具厂倒闭前的两周,有先见之明的亚洲首富李嘉诚“贱卖”了冠越玩具。接手后的艾理泽很惨,当头遭遇了全球性金融危机,公司开始了长达四年的衰退期。

张先生告诉记者,素艺在熬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并未主动进行转型升级,订单的下滑已经不可逆转,经营状况不好自然会导致管理上的问题,“我认为,如果单纯做代工,已经无以为继。”

供货商们为防止老板走佬,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在工厂大门口守候。到星期一早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走出厂门,和守候的陈先生谈判,朴阳熙表态星期二将偿还拖欠陈先生的货款。听到朴阳熙的表态,陈先生到星期二早上开始等待朴阳熙实现诺言,当天下午朴阳熙带给他的还是失望。

在今年6月底玩具行业旺季到来的日子,这家曾经的玩具大佬黯然倒闭。留下上千名“旧将残部”追讨工资,还有不少无奈的供应商。经济大环境的恶化,转型夭折,加上管理不善等原因,一起导演了冠越的倒闭悲剧。

回访 素艺玩具厂被查封仍闲置

“朴阳熙说现在还没有钱,但是星期三早上一定将钱送到。朴阳熙信誓旦旦说,就算星期三你不过去找,我也会亲自打电话让你过来领钱。不但如此,朴阳熙还和我拉钩为誓,还和我热情拥抱。看到他这样的表态,我们就觉得没有必要守大门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曾经辉煌

7月14日,有10多年代工辉煌史的玩具制造商东莞素艺有限公司突然倒下,让人唏嘘不已。随后,素艺厂就陷入空置状态,因为投资方潜逃,工厂也被查封。

但朴阳熙的拉钩并没有兑现。星期三早上陈先生和其他供货商前往素艺玩具厂的时候,守住大门的已经是工业区管委会的治安员,朴阳熙等公司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电话也无人接听,到星期四更是关了手机。

“每天最少有十几个货柜车,最多的时候四五十个都有。”现在是生产部主任的文小全说,“今年来一个礼拜都难得出10个了。”

前日下午,记者来到这家曾经名声在外的老牌玩具厂,发现该厂仍贴着法院查封的封条,厂内人迹寥寥,只有一名保安在看守厂区。

后来陈先生才获悉,“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朴阳熙还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

这些天,冠越玩具偌大的工厂厂区有些死气沉沉。拉上闸的大铁门有20米长,本是为忙碌往来的货车而准备的,可是几乎没有车辆出入。员工们像往常一样去工厂打卡,但没有去车间,而是坐在斑驳的树影下,吹着凉风。这可能是这家工厂17年来最闲淡的日子了。但他们满腹焦虑,“公司倒闭了,我们的工资怎么办,我们的工龄怎么补偿?”

罗小姐曾经是素艺玩具厂的财务课长,并且在该厂工作时间长达10年,她每2年和公司签一次劳动合同。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公司说倒闭就倒闭,即便是她这样的中层管理人员,也一样成为受害者。如今,她向东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东城仲裁庭提起申诉,要求公司补偿其从2001年12月到2011年7月经济补偿金55220元。

拖欠供货商货款已有一年多

1995年12月,冠越玩具由李嘉诚旗下的和记港陆投资兴建。东莞统计年鉴显示,当时和记港陆投入近1
.2亿港元,总投资近1.5亿港元,厂房建筑面积达6
.8万平方米,选址在虎门镇经济实力最强的社区:龙眼社区。

由于老板欠薪逃匿,面对只支付70%工资的调节方案,员工没有任何能力防御风险,只能默默接受。“我们当时可以说是求助无门。”罗小姐说,他们试图找政府部门要说法,但最后还是只能接受现实。“我不太想谈这些事情了,已经过去了,伤口刚刚好了一点,不想再自揭疮疤。”目前,罗小姐正在家中休养。

据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以及长期和其打交道的供货商们介绍,东莞素艺玩具是一家老牌的韩资企业,在大陆拥有三家工厂。即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那时,在东莞大量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被认为是“开厂就能赚钱”的年代。东莞哈一代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说,当时订单爆棚,只要是个玩具厂,都能拿到不少订单。加上工人好招,人工便宜,生产成本低,是厂都赚钱。“很多老板都打麻将,打着麻将就把钱赚了,非常潇洒。”

辉煌 “所有员工三班倒都做不完订单”

许多和素艺玩具做生意多年的供货商反映,素艺公司和他们的合作一般都是50天结算货款,十分守信。但从2009年7月份开始,素艺的负责人说资金出现一些暂时的困难,拖欠供货商货款。“自从2008年合俊玩具倒闭以来,我们和人家做生意是小心翼翼,但和素艺做生意都10年了,人家说有困难我们也理解。”供货商刘先生说。

冠越投产后发展迅猛,员工从原来的两千人成倍增加,生产规模也是暴增。从1995年到2006、2007年的十来年间都处于上升通道。最鼎盛的时候员工有上万人。冠越在东莞玩具业的江湖地位也很快建立,“合俊玩具厂是大象,冠越是河马,都举足轻重。”肖森林如此评价。

与金融危机时倒闭的一家玩具业巨头合俊一样,素艺也是一家从事玩具贴牌生产的代工企业。根据相关资料显示,素艺玩具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4月1日,下属三家分公司,东莞素艺玩具专业生产毛绒玩具,位于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产品全部销往日本、美国及欧洲,年销售额为3000万美元。

不料,素艺拖欠供货商的货款越来越多,到2011年初,各大供货商开始停止了供货,进而开始催缴货款。“你催得急,他就给一点给你,比如说50万,他就给你10万这样,不断拖。”刘先生说。

文小全2001年进入冠越,“那时候我们男工进厂都很困难。”冠越当时在虎门已经颇具名气,大厂薪水相对优厚稳定,管理也规范,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员工在谈及2002年-2006年这段历史时,大多用到“热火朝天”这个词来形容工厂的生产景象。

与大多代工企业一样,素艺也曾有过辉煌的时期,据张先生介绍,素艺最辉煌的时候员工有2000多人,“订单排都排不过来,所有工人三班倒还是做不完订单。”

就这样,这家在大陆“扎根”10年的老牌韩资企业,坚持到这个月,以负责人突然走佬而留下烂摊子。上周五,苏州素艺负责人走佬,工厂倒闭;到本周三(7月13日),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走佬。

“每天都加班,根本不用担心工厂不会发工资。”冯定荣是冠越最早的一批员工,1996年进入冠越,看着服务了16年的工厂就这样快没了,他很怀念当初辉煌的岁月。车水马龙是工厂大门的常态,“每天最少有十几个货柜车,最多的时候四五十个都有。”现在是生产部主任的文小全回忆说。四五十个货柜什么概念?“今年来一个礼拜都难得出10个了。”

然而,这种情况之下也暗藏着隐忧,张先生称,从2007年开始,虽然素艺的订单依旧十分火爆,但是利润率已经远不如前。“跟客人谈的时候根本没办法,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如果你不做,他们就交给其他厂。”张先生说,素艺的高层当时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也想过引进人才进行设计,以及开拓国内市场,可最终却还是没能够铺开。

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玩具欠债1700万元左右,这些债务包括工人工资、厂房租金、水电费、供货商货款等。

由于玩具厂大量出现,从2001年开始,玩具行业竞争逐渐激烈,大量玩具厂分食订单,劳动力成本在上升,原材料也在上涨。但冠越由于多年积累的强劲实力,拿下了像全球最大玩具销售商美泰玩具公司这样的大客户,仍然活得很滋润。但2004年,民工荒爆发,老板们不得不提高工资来招兵买马,成本大涨,而代工产品却难提价,利润受到挤压。

“以前红火的时候一个月可以上2000元。”素艺玩具厂前员工小鹏告诉记者,他在今年5月份以前,还可以每个月领到约1600到1700元工资,但是之后情况就开始出现变化,“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加班时间变少了,最后干脆不用加班了,直到公司突然倒闭。”他说,这样每个月工资就只剩下1200到1300元。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供货商邓先生,被拖欠货款148.9万元,是被拖欠货款较多的供货商之一。邓先生为了追回货款,从苏州追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到昨晚发稿时止,50多名供货商放弃守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跑到位于寮步的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追讨货款。

2006年,冠越工厂里面车辆如以前一样往来穿梭,一车车原料运进来,一辆辆玩具运出去,仍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看不出危机。但是繁荣的背后,危机已经冒出苗头。

危机 2009年开始拖供应商货款了

各方看法

危机来了

和素艺玩具厂合作的供货商吴先生告诉记者,素艺一般以50天为期结算货款,但是从2009年7月开始,素艺方面向他表示资金出现困难,希望能拖欠一段时间货款。“从那个时候起,素艺的问题就慢慢凸显出来了。”他说。

村民:现状甚于金融危机望重视

当大家看到合俊玩具厂倒闭,回头把脉玩具业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其实早在2006年和记港陆的玩具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张先生告诉记者,金融危机时虽然订单下降得比较厉害,但是那时员工都还很有信心,公司也撑了过来,直到2009年下半年开始,素艺的订单又开始不断减少,加之人力成本上升,素艺玩具厂的业绩又开始下滑。“玩具企业下单与交货大约有半年的时间差,而国内生产企业与国外买家相比议价能力弱,订单有加价但不如成本涨幅大,交货后拿到的钱还不够还供货商的钱,最后肯定是难支撑下去的。”他说。

一个多月前,东莞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公司在服装行业打拼20年、口碑较好。在采访这东莞两家企业陷入困境的过程中,很多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希望媒体反映目前东莞企业的困境。

2006年,距离李嘉诚抛售冠越玩具还有两年多,相比李嘉诚庞大的资产,玩具并不起眼,没有太多人关注。而当大家看到合俊玩具厂倒闭,回头把脉玩具业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其实早在2006年和记港陆的玩具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我也曾经和领导建议过,可以拿些钱出来加强一下设计能力,不能让外国客商牵着鼻子走,可是上头却依旧抱着单纯的代工不放。”张先生告诉记者,代工的利润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在下滑,加上物价、人工上涨等外部因素,用他的话说,“素艺早已危机重重。”

和定佳针织公司老板韩浩林同一个村的韩先生说,他跟韩浩林是同村人,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村里的工厂生存很艰难,很多厂订单少了一半多,倒闭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上月(5月)还有几个更大的厂老板跑了,村里压力很大。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严重。”看着很多厂倒掉,他感到心惊肉跳,总怕有一天租客“走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和记港陆的业务主要由玩具部、地产部和科技采购部组成,在2008年之前,玩具部仍然是和记港陆主要的收入来源。2006年和记港陆全年营业额为17.345亿港元,同比下降达6%,当年盈利也由2005年的4900万港元,直接跌落至亏损的状况,2006年和记港陆亏损3120万港元。2007年,和记港陆营业额和盈利继续下滑,其中营业额同比上一年减少13%,亏损更是扩大至5840万港元。

反思 企业如何练好“内功”?

素艺玩具公司供货商也提到,东莞很多企业从去年上半年开始遇到了订单减少,且订单的单价不断被挤压的情况。“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一名从事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说。

2008年年初,严厉的《劳动法合同法》实施,工厂叫苦连天,人民币升值压力,以及金融危机前开始隐现的经济衰退。上半年依旧火爆的订单背后,很多人并未意识到一场金融危机正要爆发,制造业将被重重袭击。但当时正好80岁的李嘉诚显然已经有了预判。他决定出售冠越玩具。

素艺为何倒闭,官方发布的消息称,其倒闭并非外界盛传的由经营压力所致,主要原因来自其股东内部问题,其中一个股东擅自挪用一笔200万美元的资金,导致资金链断裂,最后难以为继,因此倒闭。

专家:代工企业形势如“温水煮青蛙”

员工回忆,李嘉诚出售冠越时,工厂订单依然不错。2008年9月30日,和记港陆发布公告称,将出售所持有的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81%的股权,作价3645万港元出售。在李嘉诚看来,玩具制造业面对挑战,出售公司余下玩具制造业务符合公司及股东之整体最佳利益。买方是一家意大利公司。2008年10月,冠越玩具外方投资方变更为香港冠裕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安德烈·艾理泽,意大利籍美国人。

而公司内部人士对于倒闭的原因,也有不同看法,不少业内人士归结为其没能及时升级转型,最终被市场淘汰。“厂里近年高层人士变换不断,公司因为产生各种内讧,公司业绩下滑。其间老板换了4个人,管理人员也换了4批,财务漏洞越来越大。此次挪用资金只是导火索。”张先生如此说。

东莞市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和2008年时候相比,“一句话,现在是温水煮青蛙,形势很严峻,虽然不是即时的危险,但还是很严重。”尽管从表面上看,现在没有那么严峻,最严峻已经过去。

据报道,李嘉诚卖掉冠越玩具此笔买卖其估计亏损近80万港元,实属贱卖。可以想见,艾理泽和股东既然愿意买下,显然是觉得有利可图。但他们失算了。

“如果早一点升级转型,放弃原有的坐等订单模式,加强技术研发,创造自己的品牌,也许情况没那么糟。”一位和素艺接近的玩具企业高管认为,如果素艺玩具厂真的是内部管理的问题而倒闭,那么,在转型过程中,如何上好管理课,也是升级转型的必修课。

2008年的时候,企业出现危险,政府出手相救,如回调出口退税率。在东莞,像合俊玩具厂倒闭,地方政府出面先垫支资金,救企业理所当然。而且,国家那时出台包括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放宽银行信贷等,一些本来落后生产力,也给救下来了。

“李嘉诚都做不来了,还有人敢接,找死。”上周四,冠越玩具濒临倒闭的消息传出后,有网友这样豪不客气地评价道。

和2008年一样的情况是,东莞的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代工还是主流,只是这些企业出现问题了,政府不轻易出面救市而已。如果说救市,现在很多企业出现的情况很相似,你很难做到要救哪一个。也许很多企业在2008年的时候,依靠政府的救市政策,本来要倒闭但是继续支撑,现在政策没有了,撑不下就倒了,如果没有转型升级的企业,还是走老路,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企业不断倒闭,不排除多米诺骨牌效应。

转让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是两周后的10月15日,香港上市的合俊玩具厂猝然倒闭,大家这时才幡然醒悟,大叹李嘉诚的谋略远见。合俊玩具厂的倒闭,被当成金融危机在实体经济影响第一例,引发了全国性关注,制造业陷入危机,紧接着不少企业倒闭,订单剧减的企业更是俯拾皆是。

“2008年大概可以预计到有多大影响,现在预计不到这个影响,这是最大的区别。”林江说。
2

2008年11月14日,为了给制造业以信心,温家宝总理到东莞考察,就曾在冠越玩具工厂进行了约半个小时的调研。总理的到来在工厂引起轰动,“当然给了我们很大信心,其实那时候我们的生产还算正常,订单并没有明显下降。”文小全说。(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讨供货款的他们

由于冠越有着稳定的大客户,危机传导只是有些滞后罢了。

催货款,孕妇坚守厂门口

与美泰断交

“去年5月份开始帮素艺加工玩具,10月份的钱还是前几天付的,11月份到今年5月份的钱都没有给。”

冠越只好破釜沉舟,要求美泰自己订料然后交给冠越加工。“这无疑增加了美泰的工作量,大约持续了半年左右,到2011年5月,美泰结束了与冠越的合作。”

王冬花,湖南人,在东莞开了个拥有15个员工的小型刺绣厂。现下她正处于妊娠晚期,再过半个月宝宝就要出生了。30岁,已属高龄产妇,孕期会比20多岁的准妈妈们更加辛苦,原本的她应该是天天躺在家里,偶尔散散步,数着日子等待宝宝的降临。但是,为了索回自己的公司绿星刺绣厂的加工费,7月14日上午八点,她赶到了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守住工厂的治安队员禁止外人入内,她就一直站在门口等。记者在下午2点左右看见她的时候,她还站在大太阳底下,滴水未进,中午也没有进餐,就在门口等着,在周围人的劝解下,才肯到别人的车里坐着。

文小全发现,2009年春节过后,一到晚上工业区里灯光黯然,与过去灯火通明的加班场景反差显著。很多企业订单少了,这从官方发布的进出口数据就可见一斑。2008年10月受金融危机影响,东莞进出口出现了自2005年2月以来首次负增长,连跌13个月,一直到2009年11月才开始出现0.9%的正增长。

开厂不易,二度被骗

冠越玩具未能幸免。“2009年开始就逐渐不好了。”文小全说,由于资金链紧张,公司断断续续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担心给了货收不回货款都变得谨慎,未结清货款不再供货,这直接导致很多时候工厂无原料可供生产。

王冬花来东莞17年了,5年前与丈夫开办了绿新刺绣厂,主要帮一些玩具加工刺绣。“本来开办这个厂就不容易,办厂的钱是我爸爸出车祸赔偿的钱,”王冬花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这次素艺公司老板的逃跑,给她很大的压力,对方还欠着她的厂27万余元款项,要不是还接了别的厂商的订单,再加上借来的钱,现在只怕连那些员工的工资都开不出来了。

“我们工人只好停工待料。”文小全记得,加班也开始控制,员工加班少了,直接影响到大家的工资收入,以前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2009年、2010年的时候降到了1000多元,但是物价又在上涨,基层工人流动性比较大,“很多人觉得工资低了就走了。”员工到2010年时已经从以前的近万人降到了四五千人。

据她说,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被骗了。前两年,她们厂给一个叫奥美的小公司加工玩具类产品。奥美也是一个小型的玩具厂,主要承包素艺的一些业务。结果在她做了2年多后,奥美连带着欠她厂里的25万元,在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彻底消失了,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人要钱。而她当初与奥美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只留下一些单据,最终她没有寻求任何帮助,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只能自己埋单。

王怡是冠越职位较高的管理者,在她的印象中,冠越在2009年订单已经有所下滑,旺季时每月产值大约三四千万港币,2010年降到了一两千万,2010年总产值大约只有2008年的一半。

在吃了这个大亏后,她就不再信任这些小型的商家,所以她开始直接与有十几年厂龄的较为大型的素艺有限公司合作。本以为,与这样大型的厂家合作,会有信誉不会被骗,结果老板还是跑了,那27万辛苦钱又不知道该问谁要去。

到了2 0 1
1年情况更加恶化。“2011年就很明显了,开始拖欠工资了。”老员工冯定荣说,在李嘉诚时代,工厂都是每月12日发上月工资,艾理泽接手后,调整为每月26日。发工资时间变得不太规律,有时候月底发,有时候则到下个月月初。最终在2011年7月30日爆发了停工事件,2000多名员工由于30日还没拿到工资,担心老板走佬跑路,于是停工表示不满。压力之下,公司承诺在当天晚上12点钟之前发放、并履行了诺言才平息了停工风波。

怀孕9月坚持讨货款

2010年底,公司的资金流压力越来越大,“公司老是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要求结货款的日期越来越短,这样又加剧了冠越的资金压力,导致没钱买原料。”王怡说。

“去年5月份开始帮素艺加工玩具,10月份的钱还是前几天付的,11月份到今年5月份的钱都没有给。”王冬花向记者诉说了这段时期的讨资路,“我每个月都来四五次,那个朴经理开始的时候常常躲着我不见,只是偶尔见我一次,每次见面都说过几天给钱,到了给钱的时间我再过去,又是说再过几天就给”。就这样,朴经理给了无数个承诺,实现的甚少,很大程度上只是在拖延时间。

被逼无奈,冠越只好要求客户提前付款,首当其冲的就是美泰玩具,以前是生产出来后发货才付款,现在下单就要付款,这样才能有钱购置原料。美泰玩具理解金融危机背后企业的困境,于是应允。但是问题又来了,由于之前欠款的供应商追得太紧,没有给付款项不给供料。资金紧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后来,他看见我挺个大肚子,也很辛苦,就会偶尔见下我,态度还好,有时会给个3万、4万,一般别的人来要钱,朴经理会凶,态度不是很好。”王冬花整个怀孕期间都在这种心情紧张的情况下,不断地来回跑,每次回到家的时候,都要休息一个小时才能缓过劲来。

冠越只好破釜沉舟,要求美泰自己订料然后交给冠越加工。“这无疑增加了美泰的工作量,大约持续了半年左右,到2011年5月,美泰结束了与冠越的合作。”王怡说。

现在拿不到钱,厂里资金严重短缺,王冬花作为老板娘,厂里的事能自己动手的就一定自己动手。即使怀孕了,她还是坚持和那些厂里的员工一样,做着刺绣。她现在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宝宝身上,在这样的大夏天还是不得不坚持着出来要款。

另外一种说法则是,当时原材料上涨,员工成本上升,冠越玩具利润空间大幅缩水,冠越要求美泰提高产品价格,一直以来东莞的代工企业大都缺乏议价权,加上美泰这种大公司强势的议价能力,拒绝了冠越的要求。“美泰利润太少了,我们决定不做美泰的订单了。”当时与美泰断交以后,公司高层在公司宣称道。

十年老厂缘何倒闭?

“这也不排除是公司为了提振大家信心,故意说是主动不要美泰的。”王怡揣测。 2

综合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供货商们回忆,素艺玩具作为老牌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排名第二大的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供货商刘先生回忆,他有一次看到素艺玩具的订单数据,发现素艺玩具向塔吉特供货一次的金额,折合人民币就达到1000余万元。

转型失败

这样的一家前景似乎良好的玩具企业,缘何倒闭走佬?

刚跟美泰分手,新产品还没有完全研发成功,公司高层开始描绘美妙的蓝图,两款产品计划去年9月正式规模化生产。但悲剧的是,“生产出来的产品这有问题那有问题,导致无法量产。”

说法一:去年下半年以来订单减少

无论如何,没有了美泰,冠越的产值顿时少了三分之二。玩具业生产旺季在每年六月至十月,当时冠越招了两千多名工人,就是为了迎接旺季,美泰订单的流失,公司并未能及时填补这么大个缺口,僧多粥少的局面未能改变,亏损加剧。不过王怡说,当时公司并没有决定裁员缩减成本。背后的原因是,公司高层对于新研发的两款产品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很快就要推出了,推出能够力挽狂澜,订单源源不断,会需要很多工人生产的。”

素艺玩具东莞的供货商刘先生认为,详细分析过素艺玩具的资料发现,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素艺玩具的订单在不断减少。所以他估计,加上人力成本不断增加,订单的数量不断下滑,直接导致了素艺玩具业绩急剧直下,无法继续经营,导致了最后老板不得不走佬了之。

但遗憾的是公司美好的愿望再次落空。金融危机之后,面对越来越低的利润,以及转型升级的大环境熏陶,冠越也开始尝试转型,从原来的O
E M 向O D M
转变,公司从2011年开始着手研发设计两款产品,一款是“会游泳的机械鱼”,另一款是“数码电子吉他”。这两款产品都获得了专利。

说法二:公司股权之争频繁管理混乱

“我们很快就要有大单了!”刚跟美泰分手,新产品还没有完全研发成功,公司高层开始描绘美妙的蓝图,两款产品计划去年9月正式规模化生产。电子吉他在去年9月份上市,约1000美金一部,“卖1000台就100万美金了,如果卖得好,公司的产值立刻就上去了。”王怡说,但是效果远不如预期,“价位太高,而且也有些质量问题,产品卖不动。”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邓先生认为,该公司的股东出现内讧,管理不善引发企业走向倒闭。

机械鱼倒是有不少客户下单,但研发却掉链子了。“研发一直拖时间,一直拖延了整整半年,到了今年4月份才最终投产。”王怡透露,但悲剧的是,“生产出来的产品这有问题那有问题,导致无法量产。”王怡分析,资金紧张导致公司研发不力,研发不力又导致订单不足,订单不足又导致资金收入微薄,恶性循环。

据刘先生介绍,素艺玩具公司国外合作方株式会社素艺,在韩国是一家比较知名的玩具公司,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而且是韩国上市公司,实力相当雄厚,创始人为一名韩国女性。不过韩国的公司因为产生各种内讧,公司业绩下滑随后退市。老板换了四个人,管理人员也换了四批,财务漏洞越来越大。而大陆的3家公司和香港的投资公司联合,和韩国公司打官司,结果韩国公司胜诉,直接导致了大陆这几家公司走向困境。

由于给予厚望的两款产品双双落空,公司的订单相比以前少得可怜,今年4月份,工厂订单只有约500万港币,5月份只有400万左右,“与公司预计的1000多万,相差很远。这么点订单,其实几百个人完全能够做完了,但公司却养了一千多人。”

而老板和高管的频繁变换,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导致失败。

这时候,看着蓝图落空,从去年年中就望梅止渴的员工们开始军心动摇了,对公司越来越没有信心。6月初,工厂的核心部门压炼部被撤销,整个工厂的生产处于半停滞状态。员工们发现,从今年6月份开始,工厂基本没有买原材料,也没怎么出货,大家只是消磨时间般地把以前留下的余料加加工。

说法三:工厂高管联合诈骗供货商?

生产线被解散,6月26日下午3点,是公司承诺被辞退的员工发放工资和赔偿金的日子,但是公司高层却集体蒸发。消息很快传开,1100多名工人由于5月份的工资也未发放,都担心拿不到钱,纷纷停工聚在厂区追讨工资。闻讯而来的供应商也陆续聚集。

有供货商还提到,实际上在去年,素艺玩具还是经常出货,但是一箱箱的货物卖出之后,钱并没有按时给到供货商,加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与供货商“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不排除公司高管联合起来,诈骗供货商。”

虎门宣传办披露称,员工5月份工资共计约250元。虎门镇龙眼社区外经办介绍,2008年冠越玩具转让后,就陆续拖欠社区租金,至今欠下了3000多万元,包括房租、管理费和卫生费。

相关链接

艾理泽目前仍没有出具书面材料宣布公司破产。虎门龙眼社区外经办主任张志航说,相反艾理泽最近与他们的一次通话中,表示正在想办法解决,但如果按照程序被认定倒闭前,仍无计可施,那只能按倒闭处理了。张志航说,其实冠越位于意大利的母公司因为未能贷款而破产,并直接引发了冠越的香港公司关门。“从程序上说,冠越还没有倒闭,但实质上已经倒闭了”。

素艺玩具有限公司简介

恶劣环境

公开资料显示,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建立于1992年4月1日,属韩国独资企业,现有三家分公司,总人数大概有3000名左右。据苏州和东莞工商部门的企业信息登记资料,韩国人金在千,通过控股素艺香港有限公司,在大陆分为投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

肖森林分析说,前几年订单很多,工人越多,盘子越大,赚钱也越多。但是现在订单不足,企业也不敢随便裁员,因为现在招工难,这就导致工厂的管理成本高企。

其中,东莞素艺玩具专业生产毛绒玩具,位于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产品全部销往日本、美国及欧洲,年销售额为3000万美金。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毛绒填充玩具,产品100%出口到欧美、日本等地,出口总额超过2000万美元。(报料人刘先生:100元)

冠越的资金压力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变得非常严峻。员工们这些天到政府部门维权追讨工资时,才发现其实从去年10月份开始公司就没有为员工缴纳公积金了,今年1月份则停止缴纳社保,但员工那部分的钱却仍在扣除,只是被公司偷偷挪用掉了。

采写:南都记者王有毅 实习生朗云英 摄影:南都记者方光明

公司的倒下牵出一大堆债务。除了员工工资、社区债务,供应商也有不少货款未结。颜先生从去年5月份开始给冠越提供包装材料,约定30天结清货款,但仅仅合作3个月后,由于冠越拖欠货款,他就停止了合作。冠越欠了他十多万元的货款,“我都催了很多次了,冠越也开了三次支票,但是空头支票都被银行退回来了。”

1

据估算,冠越玩具的设备、成品、原料等资产算下来价值也有几百万元,比起所欠下的员工工资以及社区租金远远不够。“我们的货款肯定拿不回了!”有守在工厂大门外的供应商愤怒地说。但他们每天仍然到工厂守着,虽然明知希望不大,但寄望于奇迹的出现:艾理泽能够化解危机,救活公司,“我们还是愿意给他供货的,因为这样我们才能要回货款了,如果倒闭了走法律渠道,我们一毛钱都得不到。”(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工厂要倒闭,工人无奈卷铺盖走人。

东莞哈一代玩具董事长肖森林是从报纸上得知冠越玩具濒临倒闭的消息,比供应商们晚了些。此消息让他不由一震,叹息道“又一家玩具大佬倒下了。”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讨不到欠款的供应商一脸愁苦。

“今年大环境很不好,比去年更差了,玩具行业订单不足,无论内销单还是外销单都不足。”肖森林说,东莞玩具企业普遍订单有20%-30%的减少,而且订单很不稳定,忽高忽低“这样的环境下,企业越大越麻烦。”

为催加工款,挺着大肚子坚守在门口的王冬花。

肖森林分析说,前几年订单很多,工人越多,盘子越大,赚钱也越多。但是现在订单不足,企业也不敢随便裁员,因为现在招工难,这就导致工厂的管理成本高企。工厂用工越多,问题越大,包袱越重,淡季难免亏损了。“只能靠旺季来弥补,但是如果旺季订单依旧不够,甚至像冠越一样一直走下坡路,就会很糟糕,越来越亏,早晚顶不住了。”

核心提示:昨日中午,东莞市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之后,杳无踪迹。

此外还跟冠越悠久的历史有关。肖森林说,冠越以前处于上升通道的时候,工资是不断往上涨的,也沉淀了很多管理人员,基层员工由于收入跟工作量有关,订单少工资就少,很多员工自己就辞职了。但是管理人员以及职员不同,由于拿的是固定工资,流动性小,并不能随着基层的生产员工的减少,而得到有效的精简,管理臃肿,用工成本压力自然不小。

拥有10年历史的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第二大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素艺玩具在苏州的工厂负责人于上周五走佬,全国供货商从苏州赶来东莞讨债,不料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7月13日也走佬,供货商们又马不停蹄,前往素艺位于东莞寮步的另外一家工厂,素艺儿童用品公司讨债。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欠债1700万元左右,上50家甚为绝望的供货商们,顶着烈日站在工厂大门口讨债。

这一分析得到了王怡的印证,目前公司内部确实有约100名管理人员,加上一些文职、财务等岗位一共有两百多人。“而以前公司人数多的时候管理人员也才130人。”

一个多月前,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厂为20年的老厂,业内口碑较好。老厂接连倒闭,引起了村民、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担忧。今年以来订单减少,工厂生存很艰难,他们都害怕走佬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并希望媒体关注政府重视。“2008年金融危机,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昨日说。

大环境的恶化,转型的半路夭折,加上公司内部管理不善,最终把冠越玩具带上了死亡之路。“玩具大佬一个个倒下了,本来国内外环境就不好,这无疑让玩具行业信心雪上加霜。”肖森林停顿了一下,说,“现在不求做得有多好,能活下来就不错,剩下来的都是金子。”

“拉钩”次日甩开供货商跑路

冠越如何从辉煌走向衰败?

东莞大顺布业的陈先生是东莞素艺玩具的一名供货商,截至目前,素艺玩具拖欠其货款达27万元。陈先生听说上星期五,苏州素艺老板走佬苏州厂倒闭,当天他赶紧跑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发现,现场已经来了多名追讨债务的供货商。

1995投资兴建

不过,供货商们被治安队员们拦在了工厂的门外。“治安队员说,你们要讨债,不能跑到人家家里,只能站在工厂大门外。”陈先生说。

1995年12月,由李嘉诚旗下的和记港陆投资兴建,总投资近1.5亿港元。

供货商们为防止老板走佬,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在工厂大门口守候。到星期一早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走出厂门,和守候的陈先生谈判,朴阳熙表态星期二将偿还拖欠陈先生的货款。听到朴阳熙的表态,陈先生到星期二早上开始等待朴阳熙实现诺言,当天下午朴阳熙带给他的还是失望。

1995—2002

“朴阳熙说现在还没有钱,但是星期三早上一定将钱送到。朴阳熙信誓旦旦说,就算星期三你不过去找,我也会亲自打电话让你过来领钱。不但如此,朴阳熙还和我拉钩为誓,还和我热情拥抱。看到他这样的表态,我们就觉得没有必要守大门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黄金时期

但朴阳熙的拉钩并没有兑现。星期三早上陈先生和其他供货商前往素艺玩具厂的时候,守住大门的已经是工业区管委会的治安员,朴阳熙等公司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电话也无人接听,到星期四更是关了手机。

当时订单爆棚,只要是个玩具厂,都能拿到不少订单。“很多老板打着麻将就把钱赚了。”

后来陈先生才获悉,“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朴阳熙还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

2002-2006鼎盛时期

拖欠供货商货款已有一年多

最鼎盛的时候员工有上万人。“每天最少有十几个货柜车,最多的时候四五十个都有。”

据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以及长期和其打交道的供货商们介绍,东莞素艺玩具是一家老牌的韩资企业,在大陆拥有三家工厂。即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2006危机冒头

许多和素艺玩具做生意多年的供货商反映,素艺公司和他们的合作一般都是50天结算货款,十分守信。但从2009年7月份开始,素艺的负责人说资金出现一些暂时的困难,拖欠供货商货款。“自从2008年合俊玩具倒闭以来,我们和人家做生意是小心翼翼,但和素艺做生意都10年了,人家说有困难我们也理解。”供货商刘先生说。

2006年和记港陆的玩具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玩具部是和记港陆主要的收入来源。2006年和记港陆全年营业额为17.345亿港元,同比下降达6%,当年盈利也由2005年的4900万港元,直接跌落至亏损的状况。

不料,素艺拖欠供货商的货款越来越多,到2011年初,各大供货商开始停止了供货,进而开始催缴货款。“你催得急,他就给一点给你,比如说50万,他就给你10万这样,不断拖。”刘先生说。

2008遭遇抛售

就这样,这家在大陆“扎根”10年的老牌韩资企业,坚持到这个月,以负责人突然走佬而留下烂摊子。上周五,苏州素艺负责人走佬,工厂倒闭;到本周三(7月13日),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走佬。

2008年9月30日,李嘉诚出售冠越玩具。此笔买卖亏损近80万港元。原因是“在李嘉诚看来,玩具制造业面对挑战”。

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玩具欠债1700万元左右,这些债务包括工人工资、厂房租金、水电费、供货商货款等。

2011流失大客户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供货商邓先生,被拖欠货款148.9万元,是被拖欠货款较多的供货商之一。邓先生为了追回货款,从苏州追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到昨晚发稿时止,50多名供货商放弃守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跑到位于寮步的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追讨货款。

2011年5月,美泰结束了与冠越的合作。没有了美泰,冠越的产值顿时少了三分之二。

各方看法

2009年旺季每月产值约为三四千万港币,2010年降到一两千万。2010年总产值是2008年的一半。

村民:现状甚于金融危机望重视

2011转型自救

一个多月前,东莞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公司在服装行业打拼20年、口碑较好。在采访这东莞两家企业陷入困境的过程中,很多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希望媒体反映目前东莞企业的困境。

着手研发设计两款产品,一款是“会游泳的机械鱼”,另一款是“数码电子吉他”。但产品有问题,无法量产。“资金紧张导致公司研发不力,研发不力又导致订单不足,订单不足又导致资金收入微薄,恶性循环”。

和定佳针织公司老板韩浩林同一个村的韩先生说,他跟韩浩林是同村人,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村里的工厂生存很艰难,很多厂订单少了一半多,倒闭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上月(5月)还有几个更大的厂老板跑了,村里压力很大。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严重。”看着很多厂倒掉,他感到心惊肉跳,总怕有一天租客“走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2012高层蒸发

素艺玩具公司供货商也提到,东莞很多企业从去年上半年开始遇到了订单减少,且订单的单价不断被挤压的情况。“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一名从事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说。

2012年6月26日,是公司承诺被辞退的员工发放工资和赔偿金的日子,但是公司高层却集体蒸发。

专家:代工企业形势如“温水煮青蛙”

统筹:南都记者李星星 采写:南都记者李星星 李平

东莞市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和2008年时候相比,“一句话,现在是温水煮青蛙,形势很严峻,虽然不是即时的危险,但还是很严重。”尽管从表面上看,现在没有那么严峻,最严峻已经过去。

1

2008年的时候,企业出现危险,政府出手相救,如回调出口退税率。在东莞,像合俊玩具厂倒闭,地方政府出面先垫支资金,救企业理所当然。而且,国家那时出台包括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放宽银行信贷等,一些本来落后生产力,也给救下来了。

摘要:“钱肯定要不回来了!”冠越玩具厂门口,一名供应商絮叨着,忍不住骂了几句。

和2008年一样的情况是,东莞的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代工还是主流,只是这些企业出现问题了,政府不轻易出面救市而已。如果说救市,现在很多企业出现的情况很相似,你很难做到要救哪一个。也许很多企业在2008年的时候,依靠政府的救市政策,本来要倒闭但是继续支撑,现在政策没有了,撑不下就倒了,如果没有转型升级的企业,还是走老路,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企业不断倒闭,不排除多米诺骨牌效应。

南都制图:李勇

“2008年大概可以预计到有多大影响,现在预计不到这个影响,这是最大的区别。”林江说。
2

昨日,虎门,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门口,员工在仔细阅读东莞市人力资源局虎门分局张贴的公告。南都记者方光明摄

◎鼎盛时期与合俊齐名,被誉为“玩具业的河马与大象”

◎熬过2008年金融危机,尝试转型自救,为何仍难逃倒闭命运?

封面报道 COVER STORY

“钱肯定要不回来了!”冠越玩具厂门口,一名供应商絮叨着,忍不住骂了几句。他身旁的几名供应商,也满脸颓丧。话虽如此,但他们还是每天蹲守在冠越玩具厂紧闭的大门外,怀揣着一丝期望,毕竟挣点辛苦钱不容易。其实他们比谁都明白,讨回货款的希望太渺茫了。

几天前,扛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却在四年后陷入瘫痪。眼见公司难以回天,身处美国的艾理泽或许会后悔当初从李嘉诚手中买下这家公司,这家曾经在东莞玩具业中如合俊玩具厂一样举足轻重的玩具企业。

2008年9月,合俊玩具厂倒闭前的两周,有先见之明的亚洲首富李嘉诚“贱卖”了冠越玩具。接手后的艾理泽很惨,当头遭遇了全球性金融危机,公司开始了长达四年的衰退期。

在今年6月底玩具行业旺季到来的日子,这家曾经的玩具大佬黯然倒闭。留下上千名“旧将残部”追讨工资,还有不少无奈的供应商。经济大环境的恶化,转型夭折,加上管理不善等原因,一起导演了冠越的倒闭悲剧。

曾经辉煌

“每天最少有十几个货柜车,最多的时候四五十个都有。”现在是生产部主任的文小全说,“今年来一个礼拜都难得出10个了。”

这些天,冠越玩具偌大的工厂厂区有些死气沉沉。拉上闸的大铁门有20米长,本是为忙碌往来的货车而准备的,可是几乎没有车辆出入。员工们像往常一样去工厂打卡,但没有去车间,而是坐在斑驳的树影下,吹着凉风。这可能是这家工厂17年来最闲淡的日子了。但他们满腹焦虑,“公司倒闭了,我们的工资怎么办,我们的工龄怎么补偿?”

1995年12月,冠越玩具由李嘉诚旗下的和记港陆投资兴建。东莞统计年鉴显示,当时和记港陆投入近1
.2亿港元,总投资近1.5亿港元,厂房建筑面积达6
.8万平方米,选址在虎门镇经济实力最强的社区:龙眼社区。

那时,在东莞大量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被认为是“开厂就能赚钱”的年代。东莞哈一代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说,当时订单爆棚,只要是个玩具厂,都能拿到不少订单。加上工人好招,人工便宜,生产成本低,是厂都赚钱。“很多老板都打麻将,打着麻将就把钱赚了,非常潇洒。”

冠越投产后发展迅猛,员工从原来的两千人成倍增加,生产规模也是暴增。从1995年到2006、2007年的十来年间都处于上升通道。最鼎盛的时候员工有上万人。冠越在东莞玩具业的江湖地位也很快建立,“合俊玩具厂是大象,冠越是河马,都举足轻重。”肖森林如此评价。

文小全2001年进入冠越,“那时候我们男工进厂都很困难。”冠越当时在虎门已经颇具名气,大厂薪水相对优厚稳定,管理也规范,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员工在谈及2002年-2006年这段历史时,大多用到“热火朝天”这个词来形容工厂的生产景象。

“每天都加班,根本不用担心工厂不会发工资。”冯定荣是冠越最早的一批员工,1996年进入冠越,看着服务了16年的工厂就这样快没了,他很怀念当初辉煌的岁月。车水马龙是工厂大门的常态,“每天最少有十几个货柜车,最多的时候四五十个都有。”现在是生产部主任的文小全回忆说。四五十个货柜什么概念?“今年来一个礼拜都难得出10个了。”

由于玩具厂大量出现,从2001年开始,玩具行业竞争逐渐激烈,大量玩具厂分食订单,劳动力成本在上升,原材料也在上涨。但冠越由于多年积累的强劲实力,拿下了像全球最大玩具销售商美泰玩具公司这样的大客户,仍然活得很滋润。但2004年,民工荒爆发,老板们不得不提高工资来招兵买马,成本大涨,而代工产品却难提价,利润受到挤压。

2006年,冠越工厂里面车辆如以前一样往来穿梭,一车车原料运进来,一辆辆玩具运出去,仍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看不出危机。但是繁荣的背后,危机已经冒出苗头。

危机来了

当大家看到合俊玩具厂倒闭,回头把脉玩具业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其实早在2006年和记港陆的玩具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2006年,距离李嘉诚抛售冠越玩具还有两年多,相比李嘉诚庞大的资产,玩具并不起眼,没有太多人关注。而当大家看到合俊玩具厂倒闭,回头把脉玩具业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其实早在2006年和记港陆的玩具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和记港陆的业务主要由玩具部、地产部和科技采购部组成,在2008年之前,玩具部仍然是和记港陆主要的收入来源。2006年和记港陆全年营业额为17.345亿港元,同比下降达6%,当年盈利也由2005年的4900万港元,直接跌落至亏损的状况,2006年和记港陆亏损3120万港元。2007年,和记港陆营业额和盈利继续下滑,其中营业额同比上一年减少13%,亏损更是扩大至5840万港元。

2008年年初,严厉的《劳动法合同法》实施,工厂叫苦连天,人民币升值压力,以及金融危机前开始隐现的经济衰退。上半年依旧火爆的订单背后,很多人并未意识到一场金融危机正要爆发,制造业将被重重袭击。但当时正好80岁的李嘉诚显然已经有了预判。他决定出售冠越玩具。

员工回忆,李嘉诚出售冠越时,工厂订单依然不错。2008年9月30日,和记港陆发布公告称,将出售所持有的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81%的股权,作价3645万港元出售。在李嘉诚看来,玩具制造业面对挑战,出售公司余下玩具制造业务符合公司及股东之整体最佳利益。买方是一家意大利公司。2008年10月,冠越玩具外方投资方变更为香港冠裕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安德烈·艾理泽,意大利籍美国人。

据报道,李嘉诚卖掉冠越玩具此笔买卖其估计亏损近80万港元,实属贱卖。可以想见,艾理泽和股东既然愿意买下,显然是觉得有利可图。但他们失算了。

“李嘉诚都做不来了,还有人敢接,找死。”上周四,冠越玩具濒临倒闭的消息传出后,有网友这样豪不客气地评价道。

转让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是两周后的10月15日,香港上市的合俊玩具厂猝然倒闭,大家这时才幡然醒悟,大叹李嘉诚的谋略远见。合俊玩具厂的倒闭,被当成金融危机在实体经济影响第一例,引发了全国性关注,制造业陷入危机,紧接着不少企业倒闭,订单剧减的企业更是俯拾皆是。

2008年11月14日,为了给制造业以信心,温家宝总理到东莞考察,就曾在冠越玩具工厂进行了约半个小时的调研。总理的到来在工厂引起轰动,“当然给了我们很大信心,其实那时候我们的生产还算正常,订单并没有明显下降。”文小全说。(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由于冠越有着稳定的大客户,危机传导只是有些滞后罢了。

与美泰断交

冠越只好破釜沉舟,要求美泰自己订料然后交给冠越加工。“这无疑增加了美泰的工作量,大约持续了半年左右,到2011年5月,美泰结束了与冠越的合作。”

文小全发现,2009年春节过后,一到晚上工业区里灯光黯然,与过去灯火通明的加班场景反差显著。很多企业订单少了,这从官方发布的进出口数据就可见一斑。2008年10月受金融危机影响,东莞进出口出现了自2005年2月以来首次负增长,连跌13个月,一直到2009年11月才开始出现0.9%的正增长。

冠越玩具未能幸免。“2009年开始就逐渐不好了。”文小全说,由于资金链紧张,公司断断续续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担心给了货收不回货款都变得谨慎,未结清货款不再供货,这直接导致很多时候工厂无原料可供生产。

“我们工人只好停工待料。”文小全记得,加班也开始控制,员工加班少了,直接影响到大家的工资收入,以前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2009年、2010年的时候降到了1000多元,但是物价又在上涨,基层工人流动性比较大,“很多人觉得工资低了就走了。”员工到2010年时已经从以前的近万人降到了四五千人。

王怡是冠越职位较高的管理者,在她的印象中,冠越在2009年订单已经有所下滑,旺季时每月产值大约三四千万港币,2010年降到了一两千万,2010年总产值大约只有2008年的一半。

到了2 0 1
1年情况更加恶化。“2011年就很明显了,开始拖欠工资了。”老员工冯定荣说,在李嘉诚时代,工厂都是每月12日发上月工资,艾理泽接手后,调整为每月26日。发工资时间变得不太规律,有时候月底发,有时候则到下个月月初。最终在2011年7月30日爆发了停工事件,2000多名员工由于30日还没拿到工资,担心老板走佬跑路,于是停工表示不满。压力之下,公司承诺在当天晚上12点钟之前发放、并履行了诺言才平息了停工风波。

2010年底,公司的资金流压力越来越大,“公司老是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要求结货款的日期越来越短,这样又加剧了冠越的资金压力,导致没钱买原料。”王怡说。

被逼无奈,冠越只好要求客户提前付款,首当其冲的就是美泰玩具,以前是生产出来后发货才付款,现在下单就要付款,这样才能有钱购置原料。美泰玩具理解金融危机背后企业的困境,于是应允。但是问题又来了,由于之前欠款的供应商追得太紧,没有给付款项不给供料。资金紧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冠越只好破釜沉舟,要求美泰自己订料然后交给冠越加工。“这无疑增加了美泰的工作量,大约持续了半年左右,到2011年5月,美泰结束了与冠越的合作。”王怡说。

另外一种说法则是,当时原材料上涨,员工成本上升,冠越玩具利润空间大幅缩水,冠越要求美泰提高产品价格,一直以来东莞的代工企业大都缺乏议价权,加上美泰这种大公司强势的议价能力,拒绝了冠越的要求。“美泰利润太少了,我们决定不做美泰的订单了。”当时与美泰断交以后,公司高层在公司宣称道。

“这也不排除是公司为了提振大家信心,故意说是主动不要美泰的。”王怡揣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