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家模型店“翼风”关门
南京路老字号又少了一家;60年老品牌难敌租金飞涨 再加上网购火爆致连续亏损
很多市民纷纷赶到南京西路翼风模型店告别童年记忆

11月19日—20日,同济·四平航空科普展暨第二届同济大学飞机展在四平街道文化中心举办。本次活动由同济大学与四平路街道办主办,同济大学航空航天与力学学院与四平社区文化办承办,面向社会大众免费开放,展出约有200架无人机和飞行器模型,除静态模型外绝大多数飞机都曾实践飞行过。
本次飞机展共分为无人机、仿生飞机、微小飞机、静态航模等5个展区。除此之外,还专门设立了一个远古飞行器的展区。
无人机展区共有17架飞机,均为近年来航力学院高年级本科生设计和制作。其中,“同济号”“同翔号”“同德号”三架无人机均使用汽油发动机,功率为5-6马力,翼展在3-3.5米之间,设计航时为1小时以上。“同创号”则是一架电动弹射伞降飞机,弹射架2.5米,可实现无跑道弹射起飞,同时亦可实现降落伞回收。“同梦号”及“同飞号”均采用尾撑式布局,携带有高清航拍系统,可在空中鸟瞰航拍,并向地面实时传送视频数据。C919大客飞机验证机则是今年同济航力学院学生的最新杰作,它是一架1:15缩比像真飞机,曾得到中国商用飞机公司的技术支持,并于今年5月初在常州成功完成了首次飞行。“飞跃一号”则是国内首架使用氢燃料电池并成功试飞的新能源飞机,烧的是氢气,产生的是水汽,可实现零碳排放量……除此之外,该区还陈列有一架可以在水上起降的电动飞机。
仿生飞机区汇集了机器蜻蜓、机器蝴蝶、仿雨燕飞机、“飞鱼”、木鸟等微型飞机/模型30余架,这些仿生飞机大多数为巴掌大小。其中,机器蜻蜓、机器蝴蝶、仿雨燕飞机为3D打印的遥控扑翼飞机,电动红外遥控,适于室内飞行。“飞鱼”和木鸟则为手抛的滑翔机,材质为轻木。有趣的是,仿生飞机区内还陈列了外形奇特的小狗飞机、蝴蝶飞机、仿翼龙飞机以及超大“飞人”,小狗飞机、蝴蝶飞机分别参照史努比狗和蝴蝶外形制作;它们与传统飞机外形差异巨大,但仍可以遥控飞行。仿翼龙飞机的外形酷似白垩纪的翼龙,为电动遥控固定翼布局,红色的机翼配深蓝色的身姿和尾翼,令人耳目一新。超大“飞人”曾在2014年5月成功试飞过,它的身长3.5米,尺寸为世界之最,采用大马力动力系统:28.2V的6S锂电池组、18寸的螺旋桨、5050的大功率无刷电机。

图片 1

4月10日,一架折了机翼的飞机模型放在“翼风”模型店前,这家中国首个模型店已于4月6日关闭。早报见习记者
杨一 图

图片 2

26日,前门大栅栏粮食店街,一名街坊经过国营新成削面馆,这个有着60年历史的国营老饭馆因房租问题将在三月底关门。

又一家老店黯然离开南京路,逼走它的,是不断上涨的租金、便利又便宜的网购。

参观者在仿生飞机展区

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昨日,多名老主顾来到南京西路459号,发现承载着几代人童年回忆的中国第一家模型店“翼风”模型店已于4月6日晚拉下冰冷的铁闸门,贴上关闭的告示。

微小飞机展区的飞机共有40余架,尺寸从巴掌大到脸盆大不等,主要有碳杆薄膜飞机、泡沫小飞机和3D打印飞机。其中,10余架碳杆薄膜飞机的翼展均不超过30厘米,重量在18-25克之间,动力均为6毫米直径的有刷电机;构型包括单翼飞机、双翼飞机和三翼飞机等。泡沫小飞机均为2.4GHz电磁遥控的电动板机,尺寸脸盆大小,主要包括两个系列,一个系列是12架分别以12生肖卡通形象为原型的所谓“卡通生肖飞机”,另一个则是7架分别以中国领导人卡通形象为原型的所谓“领导人飞机”……这些飞机做工精致,或形态传神,或憨厚可掬。值得一提的是,该展区还展出了全国首架试飞成功的3D打印微小飞机,其骨架采用3D打印机打印而成,材质为PLA塑料,机翼骨架上均铺有0.1毫米厚的塑料膜,动力为6毫米直径的有刷电机减速组,重量仅为20克左右。
静态航模区主要陈列着20余架航力学院同学们制作的轻木飞机模型,包括战斗机、旅客飞机、仿海鸥飞机等等。值得注意的是,200余张雕刻有各种各样飞机图案的树叶也陈列于此。除此之外,这里还摆放了一架用风筝改造的微小伞翼机以及一架可以自行发电和储电的“发电风筝”。

图片 3

这家经营近60年的老店因租金上涨等原因难以维系,不得不最终停止营业。

图片 4

服务员正给顾客做手擀面。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此前在去年10月,因为南京西路大中里地区改造,拥有55年历史的少年儿童书店宣告暂停营业。

参观者在静态模型展区驻足

新京报讯
位于大栅栏粮食店街55号的新成削面馆,至今已有60多年历史。上世纪70年代,这里曾是前门大街仅有的三家国营饭馆之一,生意一度非常红火。改革开放后,由个人承包下来,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如今,附近的老字号接连关闭,新店开了几茬。新成削面馆终因租用合同到期,支付不起租金将在3月底关门停业。

“翼风”老顾客难掩惋惜

远古飞行器展区是本次展览的最大亮点和特色,集中展示了同济大学微小飞行器实验室复原、珍藏的疑似远古飞行器模型80余件,这是今为止国内外首屈一指的疑似人类远古飞行器模型群。具体包括:千年古墓“飞行器”卷轴画6幅,3D打印技术复原的古玛雅飞机状黄金饰品18件,玛雅“黄金飞机”焊丝工艺品18件,玛雅“黄金飞机”叶雕作品12枚,古印度飞行器维曼拿斯飞行器模型1件,印度航空古书籍1本,千年古埃及木鸟滑翔机模型2架,3D打印的古埃及飞船火箭模型2件,3D打印的古玛雅国王飞船火箭模型2件,古埃及地下发射火箭3D打印模型2架等,以及14架分别以玛雅古墓出土的飞机状黄金饰品为原型的简易“玛雅黄金飞机”。其中,14架简易“玛雅黄金飞机”均为电动遥控泡沫板机,曾于今年7月底全部试飞成功过。该展区还放置了两架翼展1.5米的大个玛雅黄金飞机;这两架出之于同济微小飞行器实验室的飞机身披黄色蒙皮,配备有大功率电机和木质螺旋桨,曾于去年5月一飞冲天,企图向世人解开了远古人类飞行器的神秘面纱。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同济大学微小飞行器实验室曾复原了一架1900年莱特兄弟所使用的风洞。本次展会上,这架高1.4米长1.8米的古董风洞也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
我校教授沈海军表示,为落实航空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近年来同济大学航力学院推行了一系列教学改革措施,致力于将小飞机研制和飞行器专业的教学实践紧密结合。本次展出的这300余架飞机均为同济航力学院的学生亲手设计和制作,都属于上述教学改革的成果。本次飞机展设立于四平街道社区,一是为了向大众传播科、普航空知识,另一方面也在于展示同济大学的航空教育成果与风采。

装零钱的铁盒也有60多年历史

4月8日下午,“翼风”模型店内已经空空如也,玻璃门上贴着两张醒目的告示:“因租约到期,本店自即日起停止营业,如有不便,敬请新老客户谅解。”告示中还留下了一个联系电话。

粮食店街位于前门大街往西50米,穿过插着彩旗的老北京小吃店,来到一处简陋的平房。门不大,正上方的牌匾已经斑驳,上面刻着:“国营新成削面馆”。

直至昨日,仍有不少老主顾前来购物,却发现童年的欢乐回忆已真正远去。他们难掩惋惜之情,对着空空如也的店里张望,久久不愿离去。

撩开绿色的厚门帘进屋,一个70年代的“国营”老店重现眼前。白墙下绿色的墙围子,墙上红笔写在黄纸上的菜单,用杯称论两卖的二锅头,柜台上沾满油污的大算盘……

“这种老店应该保存下来。”在店门口,航模爱好者屠大爷不住地摇头。他小时候就住在“翼风”的街对面,“以前上学路上每天都要经过这里,每天都会进去看看。不只是孩子被吸引,到下班时,走过”翼风”模型店的大人也常常会被店里陈列的战斗机、舰艇、汽车等模型所吸引,驻足看上一会儿。”

结账时,店里跑堂的张大婶把钱扔进一个遍布划痕的铁盒,从里面扒拉出零钱找零。“这钱盒也有60多年历史了”,张大婶说。

在上世纪,休闲娱乐项目还没有如今丰富,“翼风”便成了许多人在闲暇时的去处。一位老主顾昨日回忆说,有一年“六一”儿童节,为了抢购限量的木质模型,许多人将“翼风”的柜台都挤坏了,从此,“翼风”在店内装上了保护的栏杆。

十几块的生意,交不起一年60万房租

“翼风”是几代人的记忆

新成削面馆最初是以削面出名的,现在主要经营面食、饺子,还有家常炒菜,人均价格十几元钱。

“翼风”为什么成为那么多人的童年记忆?

这儿来的多是熟客,有菜单但没人看。经常客人来了找地方一坐,直接来碗炖肉刀削面,来几个爱吃的家常菜。

据上海航模协会副主任俞宜震回忆,“翼风”于1953年开张,是国内最早的模型商店,开始是公私合营。在“翼风”之前,购买模型的模友都是到吴兴昌夫妇经营的上海美琪书店购买。到1958年,美琪和“翼风”合并,“文革”期间曾改名为“新科技”。

“这儿的味道一般,价格实惠,来这就跟自己家一样。”

上世纪90年代初,“翼风”模型店曾关闭过一段时间,后来由大众文具店接收了“翼风”的牌子,并在大众文具店内设了模型柜台。“再后来,我们慢慢清掉了文具,重新将南京西路的店铺拿回来,开始专门做模型。”“翼风”模型店经理李滨说,“翼风”从此转变为民营企业。

中午,六十多岁的刘大婶一个人来面馆吃饭。15元一盘的饺子,30块的里脊肉,再来一杯二锅头,午饭吃得津津有味,还剩一半打包。

一位老主顾说,“翼风”不愧是中国第一家模型店,专业,模型种类也多,“足有七八百种,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翼风”里的模型分为静态和动态两大类,外形覆盖海陆空交通工具,动力上则分为弹射、橡皮筋、遥控、电力等。在关门前,“翼风”的商品主要以数百元至上千元的高级组装玩具为主,有的模型由多达1000多个零件构成。

刘大婶回忆,上世纪50年代,姥姥常带她来这“改善生活”,当时是公家的食堂,一碗牛肉面觉得好吃得不得了。

成本高导致售价偏高

跑堂的张大婶介绍,多数人来这就吃一碗面配上一瓶北冰洋,十几块的生意赚不了什么钱,一年60万的房租也交不起了。

由于质量好,再加上店铺租金不断上涨,“翼风”的商品价格随之水涨船高。“这里的模型质量是最好,但售价也比其他店更高。”屠大爷说,“比如我买的一个船模,这边卖160元,豫园有家店只卖120元。”

■ 现场

此外,随着网络购物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航模爱好者转为网上购物。在淘宝网上,模型的价格普遍比实体店便宜。

老顾客重回面馆尝60年前味道

在价格劣势下,愿意高价到“翼风”购买模型的老顾客和发烧友越来越少。屠大爷说:
“千把块钱的东西,玩的人轻易不会买。再说,现在玩航模的人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按照合同,3月25日,这家面馆就正式关门了。

“翼风”店面将变超市

昨日下午,有老主顾在这订了10个包子,厨房里开始忙着准备,现包现蒸,到拿时还是热乎的。

昨日下午,李滨表示,店面租金不断上涨,已连续两年亏本,“本来约定3月底就搬出,但我们多争取了一个星期。6号晚上我们一直开到11点,为了赶紧清掉库存,我们最低打六五折,许多老主顾都是几千元几千元地买。我们真的很难过。”

“她就爱吃这个味”,张大婶一边打扫一边说,做包子麻烦,老客人爱吃就做吧,反正眼看辛苦也没有几天了。

李滨详细解释说,“翼风”自2009年开始亏损,两年一共亏损近11万元,而今年从1月到现在,已经亏损了7万元,主要原因就是租金一再上涨,“去年的(租房)合同是一年70万元,而今年,他们要涨到84万元,扣掉租金和员工工资等,我们只能越亏越多。”
目前,“翼风”的店面已经租给了一家超市。

“周围的店铺都是新装修的,只有这多少年没变过”。

老顾客难忘翼风:它为我们家培养了三个工程师

刘大婶小时候住在大栅栏,后来到东北工作了50年,再回来整条街都变了。她说,除了这,再找不到哪是哪了。

“感谢”翼风”,它为我们家培养了三个工程师。”提起“翼风”的停业,“翼风”模型店经理李滨立即想起一位在北京生活的上海老人专门打来的电话。

王大爷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下午从朝阳区过来,一进门就激动地说:“是这,没变”。当年他19岁刚参加工作住在集体宿舍,过年时来这吃份牛肉馅水饺,那味道现在还记得。

在休闲娱乐项目并不丰富的年代,“翼风”出售给孩子们的不仅是玩乐,还有知识,一些孩子因为玩模型,长大后选择了做工程师或相关工作。李滨说,停业前,经常有年逾花甲的老人来“翼风”看一看,“5年前,一位80多岁的美国华人回上海探亲时发现”翼风”还在,立即告诉在美国的上海籍朋友,他们不信,结果这位老人就买了店内的东西,要把发票带到美国给朋友看。我们当时感动得掉下眼泪。”

“我们到这是老的吃完小的吃”,王大爷说,原来就在马路对面的铁皮粥、恩元居炒疙瘩现在都没了。以前是爷爷带我吃,现在我当爷爷了,带孙子来吃。

“现在娱乐项目丰富了,小孩子可能不太做模型了,而我们那时玩模型经常要按照图纸,一点一点用锉刀锉出来。”模型爱好者屠大爷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玩模型的情形说,先要根据图纸,一点点细心裁剪机翼和机身,再用胶水点在边缘,慢慢黏合,最后安装上金属弹射钩,“重重工序之后,一架自己制作的飞机也就诞生了。”

下午4点开始,面馆陆续来了客人。有的客人刚吃过饭,路过来回忆下这家面馆的味道,两人分吃一碗,边吃边聊十几年前吃面的往事。

屠大爷自称还不是发烧友级别,“常常可以看到发烧友拿着自己组装好的模型过来比赛,还有的拿着成品放在店里展示。”
“翼风”有着举办静态模型和动态模型组装比赛的传统,渐渐地成为了全国模型发烧友的聚集地,有人慕名而来,心爱的作品要到“翼风”里展示展示才好。

临走,张大婶告诉这些老主顾面馆到3月底就关门不干了。老主顾们觉得可惜,反问是真的吗,那我还得来吃最后一顿。

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陆卫锋也是个航模发烧友,现在他组织起一个航模俱乐部,“那时我读小学二年级,我还记得啊,”翼风”右手边卖的是航模,左手边卖的是做模型的工具材料。”

新京报记者 陈瑶

陆卫锋对自己当时做的模型如数家珍,那时店里最受欢迎的是弹射动力和一级橡皮筋动力航模,都是手工制作完成的。橡皮筋动力的飞机是用泡沫塑料片做机翼,进了商店,把木棍、塑料部件、铅丝钩子、塑料螺旋桨这些部件一一收在纸袋之中,那种纸质的外包装、那时制作模型用的简单工具都成了美好的回忆。

“弹射动力航模是7分钱,一级弹射动力航模是1毛5分。”陆卫锋对自己常买的模型记忆犹新,“航模制作的乐趣也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最明白。”

昨日从七宝赶到“翼风”的60岁机械工程师李师傅说:“就是因为”翼风”,让我从事了这个行业,现在退休了又被返聘。”

昨日在“翼风”模型店门前,还有一位“80后”年轻人赶来告别,“我从小就来这里,搞航模的一般都知道这个店。这次我就是带着女朋友再来看看,只是可惜已经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