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7个月广东玩具出口33亿多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单7月出口值达7.5亿美元,同比增长26%,环比增长34%,创今年以来月度最大值

每年的7-9月,历来是玩具生产出口的高峰期,也是事件频发的“多事之秋”。

值得关注的是,在订单增长、出口交易额增加这样“双丰收”的利好形势下,中国玩具出口企业面对的却是利润下降的无奈,近期已有部分玩具制造企业开始停止接单自保,玩具行业发展仍面临重重困境

随着外部市场需求持续回暖和传统出口旺季的到来,占中国玩具出口额七成的广东玩具出口呈现较好增长势头。2010年前7个月,该省对东盟出口玩具达2.4亿美元,大幅增长79%。
广州海关18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前7个月广东玩具出口33亿多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单7月出口值达7.5亿美元,同比增长26%,环比增长34%,创今年以来月度最大值。
广州海关介绍说,自贸协定政策实施后,对新兴市场的开拓成效显著。前7个月广东对东盟出口玩具2.4亿美元,大幅增长79%;同期,对美国、欧盟和香港等传统出口市场增长均逾2成,其中,对美国出口玩具占同期总值的35%。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玩具出口旺季的到来,产品质量安全隐患也进一步加大,召回事件频频发生。今年7月,加拿大卫生部共发布召回通报34起,其中,涉及中国大陆的产品18起,在召回的中国产品中,位居首位的是玩具,共6起;8月5日,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加拿大卫生部与费雪公司对中国产小人国野营玩具包实施自愿性召回,此次被召回的商品数量约为11万套。
虽然出口形势喜人,但海关提醒,中国玩具行业发展仍面临诸多不利因素。一是出口贸易壁垒渐高,增加企业出口难度。二是全球经济复苏放缓,玩具作为非生活必需品,市场需求难以短期内快速增长。另外,广东玩具企业主要以贴牌加工为主,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利润率较低,薪金成本、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对玩具制造行业带来一定压力。

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1-7月广东玩具出口33.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2%。其中今年7月出口值达7.5亿美元,同比增长25.9%,环比增长33.9%,出口值创今年以来月度最大值。
但伴随着玩具出口旺季的到来,产品质量安全隐患进一步加大,召回事件频频发生。玩具行业人士仍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旺季出口全面增长
今年以来,广东实丰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蔡俊权心中那根弦总算没有前两年绷得那么紧。
“感觉比较好,客户下单量明显增多,虽然用工难、人民币升值还在困扰着我们,但起码市场空间还是存在的。今年的销量比去年增长了30%吧。”蔡俊权告诉记者。
从海关统计数据来看,今年广东玩具月度出口延续增势,并随着传统旺季的到来,出口值明显提升,单7月出口值更创今年以来月度最大值,达到7.5亿美元,同比增长25.9%,环比增长33.9%。
今年1月1日建成中国-东盟自贸区的政策实施后,对新兴市场的开拓成效显著。我国与东盟间包括玩具在内的90%以上的商品实行零关税,今年1-7月广东对东盟出口玩具2.4亿美元,大幅增长79.1%。同时,今年3月1日中国与秘鲁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开始实施,玩具产品输往秘鲁的关税由原来的9%基准税率直降为零,今年1-7月广东对秘鲁出口玩具843.8万美元,激增1.1倍。
同期,对美国、欧盟和香港等传统出口市场增长均逾两成,广东对美国出口玩具11.7亿美元,增长20%,占同期广东玩具出口总值的35.3%,对欧盟和香港分别出口7.7亿美元和3.4亿美元,分别增长27.6%和31.6%,可谓形势喜人。
门槛提高企业压力骤增 形势虽好,但业界人士不敢掉以轻心。
新江企业集团过去几年的玩具出口一直增长稳定,即使在国际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仍业绩良好。但该企业总经理沈晖却跟记者感慨道,没想到今年会“栽在检测上”。
沈晖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开发了一种新产品,在圣诞树饰品上挂灯,客户很喜欢,也拿下了一笔价值5万多美元的德国订单。但客户要求他们通过一个电子方面的检测。“没想到实际操作中,大部分检测都过了,单单有几项不合格。最后因为货期到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订单取消了。”沈晖说。
正如沈晖他们的经历一样,目前国际出口贸易壁垒仍在不断加高,增加企业出口难度。今年3月中旬,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通过了关于违反消费品安全法、联邦危险物质法案以及可燃纤维法案的违规处罚最终规则,不仅大大提升了对美国出口玩具的安全标准,还大幅度提高了违规罚款,其中单项违规最高增至10万美元。此外,欧盟委员会将于2011年7月20日实施《欧盟新玩具安全指令》。
生产外包带来质量隐患
蔡俊权也说,他们现在最担忧的就是“吃亏”——要过得了产品质量安全这一关。“越是高峰期,各方面越要更小心。我们在管理上、品质上和相关测试上,都下了很多工夫,对采购看得特别紧。”
但除了供货商方面之外,行业人士更担忧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伴随玩具出口旺季的到来,在外贸订单充足甚至过剩的情况下,大多数企业会向玩具加工点求助,一些生产条件差、管理不规范、产品质量控制能力差的加工点也混杂其中,从而给出口玩具生产企业产品的质量安全带来了很大的隐患。
近期频发的玩具召回事件也给人们敲响了警钟:2010年7月,加拿大卫生部共发布召回通报34起,其中,涉及中国大陆的产品18起,在召回的中国产品中,位居首位的是玩具;2010年8月5日,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加拿大卫生部与费雪公司对中国产小人国野营玩具包实施自愿性召回,此次被召回的商品数量约为11万套。
沈晖认为,两极分化的现象在后金融危机时期表现得特别明显。“新产品开发力度强的企业生意很好,有些企业生意很差。但企业拿到订单后又不敢不做,因为怕失去客户,只好接下来后分包给别人,顶多把利润也让出去,只要保住信誉就好。”
让企业“有单做不了”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缺工,比如原材料价格上涨。“将产品加工外包,其实工厂自己也不想,因为成本价会更高。但像我们工厂有一套自己的掌控办法,就是只外包半成品,最后的组装一定要自己做,起码要把住最后一道关。”沈晖说。
而即使是少数直接将产品外包的企业,一般也会派驻管理人员到加工点去,或者随时抽检。“一般都不敢乱来的,因为那样不但会失去客户,还会遭遇索赔。再说,如果把所有信息都透露给加工点了,把人家培养大了还会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沈晖坦承。

广州海关25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1至10月,广东玩具出口60.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

今年以来,广东玩具单月出口值连续10个月实现同比增长。其中2月以来出口值持续增长,由2月份的3.3亿美元逐月上升至9月份的9.4亿美元的峰值,10月出口值有所回落,出口8.4亿美元,同比增长24.2%,环比下降10.6%。

美国、欧盟和香港等传统出口市场平稳增长,“自贸”协定政策实施效果持续。1至10月,广东对美国出口玩具23.5亿美元,增长21.9%,占同期广东玩具出口总值的39%;同期,对欧盟和香港分别出口14.5亿美元和5.5亿美元,分别增长27.7%和32.3%,两者出口合计占33.2%。此外,自贸协定政策实施后,中国与东盟间包括玩具在内的90%以上的商品实行零关税,1至10月广东对东盟出口玩具3.5亿美元,增长63.8%;今年3月1日中国与秘鲁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开始实施,玩具产品输往秘鲁的关税由原来的9%基准税率直降为零,受此影响,1至10月广东对秘鲁出口玩具持续高位增长,出口1573万美元,增长73.9%。

海关分析说,广东玩具出口形势持续好转,尤其7月以来进入出口旺季,单月出口值不断创出新高。主要原因是金融危机后各国经济开始复苏,特别是欧美经济有所回暖,直接刺激了出口订单的增长。值得关注的是,在订单增长、出口交易额增加这样“双丰收”的利好形势下,中国玩具出口企业面对的却是利润下降的无奈,近期已有部分玩具制造企业开始停止接单自保,玩具行业发展仍面临重重困境:一是薪资成本、原材料价格上升,加大了企业经营风险。二是人民币升值较快,产品价格优势受到影响。三是贸易壁垒渐筑渐高,增加企业出口难度。(索有为
侯瑜佳 江丹丹)

相关文章